活水之声网站最新公告信息

wei158 浅析施洗约翰的洗礼观


www.livingwaterstudio.net
wei158 浅析施洗约翰的洗礼观
撰稿:楷文


引言

论到洗礼的教义,一直以来是基督教非常重视的真理。对一般的基督徒而言,基督教的洗礼是耳熟能详,并不陌生的。可是,要是谈及施洗约翰的洗礼,或许会好多的基督徒,会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也或有人会出现单晓得基督教的洗礼,却不晓得施洗约翰的洗礼。既然施洗约翰的洗礼记载于圣经中,自然有一定的意义,也是每一位基督徒需要明白的。因此,笔者在本文,将浅析施洗约翰的洗礼观。而探讨的进路是从施洗约翰洗礼的源起,继而探讨施洗约翰洗礼的功能,从而带出约翰洗礼的神学含义。借着对施洗约翰洗礼观的认识,可以扩充对基督教洗礼观认知的广度,以至于建立正确的洗礼观神学。

一、施洗约翰施洗的源起

诚如赖德所言,若要认识施洗约翰的事工,必须要了解施洗约翰,那个时代的历史背景。 施洗约翰出生于虔诚的祭司之家,为亚伦家族的后代,本应享有祭司家族的特权。随着逐渐的长大,感到里面的催促,迫使他离开自己的安乐窝,选择住在了旷野(路一 80),在那里过了好几年,默想神、等候神,然后神的话语临到他(路三 2)。

在施洗约翰出来之前,已经有四百年的“沉默期”,这对于上帝选民来说,无疑是一种致命的煎熬。在那段日子,取而代之的却是两股宗教的潮流,实则同出一源——律法主义,[1] 在引领着选民的方向。其一,是文士的宗教,他们认为,遵守文士们所注释的律法规条,就等于是遵行神的旨意;其二,是启示文学作家的宗教,他们撰写了不少的启示文学作品,用来表达他们对将来救恩的盼望。[2] 可是,这些启示文学作家本人,却没有一位曾经在百姓当中活动,被尊为弥赛亚的开路先锋。 也没有一位被奉为传讲救恩的先知,向百姓发预言。[3]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施洗约翰突然出现了,他身着骆驼毛的衣服,腰束皮带,形如先知,带来了雷霆万钧的宣告。

当施洗约翰出来的时候,他遵命来到约翰河边,发出先知的宣告,做施洗的工作。究竟施洗约翰的洗礼事工,源起何处?成为历代学者们,探讨的重要课题之一。有人认为是来自昆兰社团;有人认为是来自外邦人,加入犹太教的入教礼;有人认为是来自旧约的洁净礼;也有人认为是来自上帝特别的启示。针对这些不同的观点,笔者尝试分析探讨,做出相应的结论。

(一)历史中的两种看法[4]

1、昆兰社团的洁净礼?

有学者认为,施洗约翰的洗礼,是采取了昆兰(或译为库穆兰)(Qumran)团体的洁净之礼, 是入党的洁净礼[5], 应该纯属一种的臆测。赖德指出,学者 Scobie 从昆兰团体的著作“教规指南”中的一段(教规指南 25~三 12)做出推论,认为这一段记载是讲入党的洁净仪式(洗礼)。其实,迄今仍不能肯定,昆兰团体有独特的入党洗礼仪式。 “教规指南”的这一段,按上下文看来,不过是老党员每日例行的洁净礼而已。

的确,昆兰社团是一个高度严谨自律的群体,在公有制下生活,毕生致力于研究圣经,抄写他们的文献,祈祷,并且常常进行礼仪上的洁净。[6]  不过,从发现他们的团体章程中,对于新加入的成员,必须透过考试(由领袖手下的成员主考)。而在这之前,新成员必须经过一段严格的见习期。[7] 有人认为可以长达两到三年的时间,然后在发过一连串严肃的誓言后,才能被接纳。无论是从昆兰的团体章程,还是其他资料,没有提到所谓入党的洁净礼。可见将约翰的洗礼与昆兰社团的洁净礼,纳入一个范畴,显然有牵强之嫌。

有学者试图将施洗约翰的洗礼与昆兰社团的洁净礼连在一起,这是不太可能的,若是有联系的话,也不是实质性的,因为没有实在的证据,表明施洗约翰曾经造访过这个团体。另外,有学者认为,昆兰社团的洗涤与认罪有关,是一种洁净的礼仪,且重复的进行,而施洗约翰的洗礼是一次性的礼仪,与礼仪上的不洁无关。 施洗约翰在重要的信念上与昆兰社团不同,并非建立在昆兰小群式的观念上,他也不看重种族或国籍,甚至接受罗马军兵为门徒。[8] 这与昆兰社团有很大的差异。笔者认为,从某个角度而言,或许昆兰社团在地理、神学、以及习俗上与施洗约翰有着某种关联,[9] 但施洗约翰的洗礼,却不是来自昆兰社团的洁净礼。

2、犹太教的入教礼?

另有学者认为,施洗约翰的洗礼,源自外邦人归入犹太教的洗礼即入教礼。外邦人皈依犹太教,他要遵行一次沐浴礼仪(洗礼),接受割礼,并且献上祭物。受洗的仪式要除去外邦人的不洁,归信犹太教的那一家每一个成员都要进入水中洁净自己,而且那一家的所有男丁都要接受割礼,然后由一家之主献上祭物,其中洗礼是最重要的[10]

对于入教礼这一说法,持有不同的看法:有学者认为,的确有不少的外邦人,皈依犹太教时,他们除了需要公开悔改及接受摩西律法,也要浸在水中,标志着脱离异教的不洁,以至于在宗教和道德上得到洁净[11]。 有学者认为,较为后期的犹太传统记载外邦人归奉犹太教时要经过“洗礼”,但在主后一世纪上半叶的文献中,却还没有提及这外邦人改教时要履行的仪式。也有学者认为,约翰的洗礼比皈依犹太教的洗礼更强调悔改和道德教训。 有的学者认为,施洗约翰的洗礼是源自外邦人的入教礼的洗礼仪式,然而也将其中的差别有所陈列。

两者之间有一定的相似点,也有不同点,根据学者的分析,罗列如下:
施洗约翰的洗礼与犹太教的入教礼的相似之处:[12]

第一,两种洗礼的仪式中,受洗者都全身浸入水中。

第二,两种洗礼都包含道德要素,都要求受洗者和他昔日的坏行为一刀两断。

第三,两种洗礼都是入会的仪式,使受洗者加入新团契:

第四,两种洗礼都是一次完成的,不像一般的犹太洁净礼,要经常的浸洗。然而,两种洗礼也有大不相同的地方。

施洗约翰的洗礼属于末世性质,其目的在于预备人迎接将临的国度。因此,施洗约翰的洗礼是一次完成,不必重复的。两种洗礼最显著的分别是:入教洗礼的对象是外邦人,而施洗约翰的洗礼却是为犹太人预备的。笔者较为赞同以上学者的分析,施洗约翰的洗礼与外邦人加入犹太教的入教礼,虽然有相似的地方,但也有不同,因此施洗约翰的洗礼并非源自犹太的入教礼。

®®®未经授权,请勿擅自使用、转载;已经抄袭者请自行删除,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即为盗取。十诫中第八诫不可偷盗” ®®®

(二)旧约的洁净礼

1、是否来自旧约?

有学者认为,施洗约翰的洗礼也有可能和昆兰团体及犹太教入教洗礼都无关,而是来自旧约的洁净礼。旧约时代,祭司在圣所服事前,要沐浴预备;百姓遭遇某些情况,也需要沐浴洁净(利十一~十五;民十九)。 也有学者认为,有关洁净与圣洁的条例,主要记载于利未记十一至十五章与十七至二十六章,希伯来文的“tahor”(传统上译为洁净),是指着礼仪上的洁净[13]。值得思考的是,何为洁净?洁净并非指卫生方面,而是与混杂或品种不纯做对比,并且上帝将洁净的原则渗透到以色列人的日常生活中,好让他们懂得且活在圣洁之道中。

从利未记的十四章开始,提到用水洗澡或洗身(利十四 8、9,十五 5-10、13、16、 18、21、22、27,十六 4、24、26、28,十七 15,二十二 6)。正如有学者认为,透过这洁净的礼仪,提醒以色列人,他们不在疾病和死亡的领域之下,而是活在生命的领域之中。他们在永生神的临在中间,其特征是整全,不是疾病与死亡。如果是拒绝这象征把人从死亡的领域领进生命的领域,进入神临在的仪节,必遭剪除,也就是置于约的咒诅之下。

在旧约的先知书中,借用水洗经文的比喻,来敦促百姓除掉不义,作道德上的洁净(参赛一 16;耶四 14)。有些的经文也预告末日神要洁净他的百姓(参结三十六 25;亚十三 1)。从道德更新的层面来分析,似乎与施洗约翰的洗礼有类同之处。施洗约翰的洗礼是强调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参三 8)。不同的是,旧约的洁净礼是重复性的,而约翰的洗礼是一次性的。笔者认为,从旧约洁净礼的意义来看,似乎约翰的洗与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2、神特别的启示?

另一种的解释,施洗约翰的洗礼与神的特别启示有关。从施洗约翰的出生来看,圣经有着特别的记载。约翰的出生是神特别的工作,不但伊丽莎白神迹性的怀孕,而且连名字都是由天使取的。有学者认为,上帝的使者为撒加利亚的儿子取名,代表者这孩子要在上帝的计划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神要对约翰有特别的使用,他的出生会带来了喜乐,而这“喜乐”在路加的用法中,是形容救恩的来临,经文中表达了上帝对他赋予的使命:“他在主面前将要为大,淡酒浓酒都不喝,从母腹中就被圣灵充满了。他要使许多以色列人回转,归于主他们的上帝,他必有以利亚的心志能力,行在主的面前,叫为父的心转向儿女,叫悖逆的人转从义人的智慧,又为主预备合用的百姓。”(路一 15~17)从经文中可知,施洗约翰与旧约特别的启示相连在一起,来见证神要正用着他在一个即将到来的新时代做特别的工作。他是弥撒亚的先锋,他承担着上帝赋予他的独特使命和地位。

另外,对于施洗约翰,福音书有特别的记载,四本的福音书都将耶稣的事工的开始与施洗约翰连在一起(太三 1~12;可一 1~8;路三 1~20;约一 6~8、15、19~36)。他的到来应验了旧约的预言(赛四十 3)[14]。 他的信息也是特别的,经文特别强调:“……神的话临到他”,因此,施洗约翰所传讲的信息,所做施洗的工作,有神特别的启示。

因此,综合来分析,笔者认为,施洗约翰的洗礼,与旧约的洁净礼有密切的关联,并且他的工作有着神特别的启示。

二、施洗约翰洗礼的功能

(一)探讨是否有赦罪之效能

施洗约翰的洗礼是否有赦罪的功效,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也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经文中指出:“……传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可一 4);路加福音指出“……宣讲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路三 3),两处经文都提到了施洗约翰的洗礼与罪得赦免连在一起。卡森在《马太福音注释》中认为,对于这问题的神学结论,必须有谨慎的态度,从卡森的描述中,他似乎不同意有些人的推测:要避开在耶稣死以前,任何赦罪的可能。他认为,第一世纪的读者不可能相信诚实的认罪后会不得赦免。

鲍维均在《路加福音》的注释中,略过这个课题。有学者认为,圣经中从来没有说到洗礼可以救人,其重点是洗礼与悔改连在一起,悔改不是为罪伤痛,而是心意的转变,因此认为:“使罪得赦”可以译为“由于罪得赦免”[15]。 即是悔改可以带来赦罪的功效。有学者认为,施洗约翰的水洗,不能真正的使罪得赦,因为是属肉身外表的洗,是属于表面的[16]

路加福音三章三节的原文揭示“悔改使(eis)罪得赦”是一句紧密的片语,似乎应该看作是对“洗礼”的描述,而片语中的使(eis)这个字只和直接相连的“悔改”这词有关。因此不是悔改的“洗礼”产生罪得赦免的功效,而是施洗约翰的洗礼是表明“悔改”,而悔改本身产生罪得赦免的果效。笔者认为,施洗约翰的工作,是领受特殊的使命,他成为旧约中最后的一位先知,他所做的,成为新旧约之间一个重要的连接。在旧约中,人是在预表中,按照神的要求献上祭物、洁净的礼仪。当那时的人凭着信心,带着悔改的心向上帝献上的时候,神透过这些的祭物和礼仪,来悦纳和赦免他们。若是徒有外表的献祭和礼仪,没有悔改的生活,上帝仍然不喜悦。因此,施洗约翰的洗礼,同样的是让人悔改领受神的赦免,不是水的本身具有赦免的功效。

圣经说:“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来九 27),而在旧约牛羊的血断不能除罪(来十 4),其旧约的祭物是指向耶稣基督的(来九 26),只有基督的血才能除罪,正如保罗所说:“我们借这爱子的血,得蒙救赎,过犯得以赦免……”(弗一 7)

(二)探讨与耶稣的洗之关系

约翰领受特别的启示,他宣告,耶稣要用圣灵与火来施洗。故此,将施洗约翰的洗与耶稣的洗做一比较是值得思考的课题。

从经文的本身来,对比约翰的洗礼与耶稣洗礼的不同:

“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叫你们悔改”(太三 11 上)对比“……但那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给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太三 11 下)。 “照这话,约翰来了,在旷野施洗,传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可一 4、8 上),对比“他传道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弯腰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的……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可一 7~8)。

“神的话临到他,他就来到约旦河一带的地方,宣讲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约翰说,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路三 2 下~3、16 上),对比“但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来,我就是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路三 16 下)。

“约翰回答说,我是用水给施洗”(约一 26 上)对比“但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就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约一 26  下~27);接下去约翰说,“我先前不认识他,如今我来用水施洗,为要叫他显明给以色列人……我先前不认识他,只是那差我来用水施洗的,对我说,你看见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施洗的。我看见了就证明这是神的儿子。”(约一 31、33~34)。

有学者将施洗约翰的洗与耶稣的洗,做出对比:其一,人称代词的对比:“我”和 “他”;其二,“水”和“圣灵”的对比;其三,约翰的施洗是完成的事对比耶稣的施洗是将来的事;其四,约翰的施洗是表面的,而耶稣的施洗是内里深层的;其五,外在的洗与内在的洗、悔改的洗与重生的洗、属肉身的洗与属灵的洗之对比[17]

笔者的对比,将从经文本身切入,来分析施洗约翰的洗礼与耶稣的洗礼的不同。约翰是水的洗礼,悔改的洗礼,而耶稣却是圣灵与火的洗礼;约翰带有神的能力在旷野传道,而约翰见证耶稣的能力比他更大;约翰的身份是开路的先锋,是卑微的仆人,约翰为其开路的人就是耶稣,他是尊贵荣耀的王;约翰的洗礼是被神差遣而来的,而耶稣就是神的儿子。

施洗约翰的工作是,借着悔改的洗礼,预备人的心,迎接基督的到来,使人领受圣灵与火的洗。约翰“悔改”的洗礼,其“悔改”的意义,在希伯来人的观念中,是整个的全人归向上帝,作为神的百姓,不是认为有亚伯拉罕后裔的身份,就可以与神有合宜的关系,而是每一个人都当个别的悔改、相信,这样的工作与旧约先知们的工作是一致的。 因此,施洗约翰的洗是预备性的。

耶稣用圣灵与火的洗礼,有学者认为是双重的,是救赎又是审判[18]。 也有学者认为,圣灵与火施洗,表达出一种临在与一种划分圣俗的炼净[19]。 另有学者认为,将“圣灵”与“火”看作是一起的,不必分开,强调的是洁净。其理由是,在“火”之前没有重复 “en”(用)这个介词,也就是同一个介词支配着“圣灵”与“火”。因此可以看作同一个概念,也就是圣灵——火。笔者认为,耶稣所带来的洗礼成就了施洗约翰的洗礼。

综上所述,施洗约翰的洗礼是悔改的洗礼,让人认识自己的罪,悔改归向上帝,是预备人的心,迎接基督的到来,最终使人可以接着领受耶稣所带来的“圣灵”与“火”的洗礼,得到洁净。有学者认为,施洗约翰被耶稣称为最大的一位先知,也是最后的一位先知,他的工作是耶稣的开路先锋,显示旧约时代已经结束,弥赛亚的新时代即将来临。因此,耶稣所带来的洗与施洗约翰的洗是不同的。

三、施洗约翰洗礼的神学含义

(一)末世性审判的宣告

笔者在上文已经指出,施洗约翰的洗礼,具有末世性的意义。在那个沉寂了几百年的岁月里,不曾有先知兴起,如今神差遣一位先知到来,为要成就旧约先知的预言,为要实现上帝的国度,他的言谈举止合乎旧约历代先知的传统。 施洗约翰宣告:“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这信息带着属天的能力,这信息带有极大的震撼,这信息就像野火燎一般,燃遍了整个的犹太全地。这信息也是末世性审判的宣告。有学者指出,在约旦河里接受约翰的洗,是悔改的象征,约翰乃是代理人,他的洗礼带着强烈的末世的色彩,来到约翰那里接受洗礼的人,可称为“逃避将来愤怒的”[20]

约翰宣告的信息要素之一:“天国近了”。“国度”这个词,在旧约圣经中,主要含义是“统治”,这个措辞有很强的动态力量。有学者认为,天国即是神的国度,其目的是,神运用他至高无上的主权,在地上和人类中统治。有学者认为,马太使用“天国”,这个词,乃是指向耶稣(十六 28,二十五 31、34、40,二十七 42),因为耶稣是君王弥赛亚。笔者较为赞同这个观点,因为耶稣基督就是神国的掌权者。

约翰所传讲信心的另一要素:“你们应当悔改!”。约翰的宣告与旧约先知呼吁百姓回到雅威所立的约,有同样的含义;不仅是理智上改变主意或仅仅感到悲痛,更不是苦修,而是全人的彻底变化,涉及思想与行为的彻底改变,也包括悲痛的含义,在于结出 “与悔改的心相称”的果子。这个国度必须与悔改连在一起,正如天使的宣告,耶稣来的目的,是将他的百姓从罪恶中拯救出来(太一 21),所以有关这个国度的第一个宣告就与悔改认罪有关(三 6)。

综合来看,天国近了与悔改信息的关系,表达出:人若是要进入天国,他必须先重生(约三 3),这是施洗约翰所强调的——“你们应当悔改”,事实上,悔改是进入天国 的先决条件,与旧约的主旨是相同的,否则下场是受审判(赛一 27~28,十三 6~19,四十二 1;耶三十三 14~16)。

施洗约翰的洗礼的神学意义在于宣告末日的审判。这也是旧约先知曾经预言的审判。施洗约翰撇弃了一切民族主义或是律法主义的公义。他要求人在道德上或宗教上,真诚的悔改,也就是结出果子与悔改之心相称,并转向上帝,这样才能逃避即将来临的审判。弥赛亚救恩的基础不是民族主义的,乃是道德和宗教的,神的审判不像一般犹太人的那种错觉,以为单单刑法外邦人,但施洗约翰所领受的启示,凡不结好果子就砍下来丢在火里,是包括所有不悔改的人,其中也包括犹太人。 因此,只有认罪悔改,归向上帝,才能与天国有份,才能得到上帝所赐救恩的好处。

(二)末世性拯救的指向 [21]

施洗约翰的洗礼,不仅带有末世性审判的宣告,同时也带有末世性拯救的指向。从施洗约翰宣告“天国近了”一语,已经将拯救的盼望带出。 从“近了”一词来分析,可以直译为“已经靠近了”。这个“靠近”,在新约圣经中其他用法,显示出真的出现了,实在是存在了。 约翰所表达的是“靠近”,然而在马太福音的十二章二十八节,所表达的是,神的拯救的主权和统治已经开始运作,这个国度已经来了。因此,有学者认为,施洗约翰所宣告“近了”的模糊信息,加上“国度”的动态意义,表达出这个国度随着耶稣和他的讲道与神迹到来。也有学者同样的支持:“天国”就是弥赛亚的国度,又是旧约时代神应许给大卫之子孙那永无穷尽的国度(撒下七 12~16)。 因此,施洗约翰指向的天国,是与弥赛亚有着密切的关系。

经文指出,施洗约翰应验了先知以赛亚的预言,他是为弥赛亚预备道路的那一位。 “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这节经文引自以赛亚书的四十章第三节。这经文充分的体现了施洗约翰与弥赛亚的关系。从马太福音第三章的上下文来分析,第一节“在犹大旷野传道”的描述,是对以赛亚书的应验(赛四十 3),之后经文所描述的概念,也是与以赛亚书四十章三节的经文相呼应,其目的是,为要指向弥赛亚的拯救与审判(太三 11-12)[22]。另外从以赛亚书四十章的上下文分析,上文的七至九章讲到特别的儿子,十一章指出弥赛亚的枝子(十一 1);下文讲述的是仆人之歌。这样的概念是要表达,神要透过一个特别的受膏者来启示他自己,这一位正是弥赛亚。

因此,施洗约翰不但应验了旧约以赛亚的预言,也是指向弥赛亚拯救。可见,在旧约中雅威的道路要修直,以建筑道路作为隐喻悔改,在新约施洗约翰所修直的路正是耶稣的路,这种把耶稣与雅威等同的做法,在新约中屡见不鲜(参出十三 21 与林前十 1;出十七 6 与林前十 4;赛六 1 与约十二 41;诗篇六十八与弗四 8;诗一零二 25~27 与来一 10~12),更清楚的看到,施洗约翰是指向弥赛亚。

从神学上来分析,施洗约翰与旧约先知的信息相连,那些旧约的经文清楚的提到,将来有一位要为弥赛亚时代预备道路,在新约中引文的“主”不单是指雅威,也是指作为神自我启示的耶稣,因此,约翰所做的,就是让人悔改,结出好行为的果实,好预备接受将要来的君王。这是施洗约翰与弥赛亚的特别关系[23]

结语 [24]

综上分析,施洗约翰的洗礼与旧约的洁净礼密切相关,并且从他所做的工作及所传的信息来看,却有上帝的特殊启示。施洗约翰的洗礼事工,就其功能来看,他的洗礼,是让人悔改领受神的赦免,并非水的本身有赦免之功效。施洗约翰的洗礼不同于耶稣那圣灵与火的洗礼,施洗约翰的洗礼是让人悔改归向上帝,预备迎接基督的到来,最终使人领受耶稣所带来的“圣灵”与“火”的洗礼,得到上帝的救恩。就约翰洗礼的神学意义而言,他是要宣告末日的审判,表达了末世神学的色彩,同时也是指向弥赛亚的救恩的来临。

®®®未经授权,请勿擅自使用、转载;已经抄袭者请自行删除,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即为盗取。十诫中第八诫不可偷盗” ®®®

————————————————————————————————————————————————

参考书目:

阿兰·米拉德。《圣经考古大发现》。朱玉华译。南昌:江西人民,2009。

鲍维均,《路加福音》。天道圣经注释。香港:天道书楼,2008。

达雷尔·博克。《路加福音》。古志薇和蔡锦图译国际释经应用系列 42。香港:汉语圣经协会,2005。

格林。《马太福音》。黄元林译。圣经信息系列。台北:校园,2009。

华尔基和俞明义。《华尔基旧约神学(上)》。共两册。香港:天道,2013。华候活。《马可福音》。陈惠荣译。天道研读。香港:天道,2004。

卡森。《马太福音注释》。周俞云翔译。美国:麦种传道会,2013。赖德。《新约神学》。马可人译。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1984。

林日峰。<新约神学>。授课讲义。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2015 年 3 月。

马有藻。《天国近了——马太福音注释》。新约系列 12。台北:天恩,2003。

史特劳斯。《福音书与耶稣生平》。蔡蓓和蒋虹嘉译。美国:麦种传道会,2013。杨庆秋,《证主圣经神学辞典》。香港:福音证主协会,2001。

叶雅莲。《马可福音(卷上)》。共两卷。天道圣经注释。香港:天道,2011。

Walter A.Elwell 和 Robert W.Yarbrough。《新约透析》。李爱明译。香港:国际圣经公会,2000。

黎加生。《圣经神学辞典》。汤张琼英和朱信译。香港:基督教文艺,1994。

比尔·卡森和潘秋松编。《新约引证旧约(上)》。共两卷。金继宇和于卉等译。美国:麦种传道会,2012。

注脚:

[1]  赖德,《新约神学》,马可人译(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1984),29-30。

[2] 林日峰,<新约神学>(授课讲义,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马来西亚,2015 年 3 月),21。

[3]  赖德,《新约神学》,29。

[4] 黄彼得,《施洗约翰的洗礼观》,(学术研究论文2015),6。

[5]  赖德,《新约神学》,29。

[6] Walter A.Elwell 和 Robert W.Yarbrough,《新约透析》,李爱明译(香港:国际圣经公会,2000), 58。

[7] 阿兰·米拉德,《圣经考古大发现》,朱玉华译(南昌:江西人民,2009),263。

[8] 卡森,《马太福音注释》,周俞云翔译(South Psadena:麦种传道会,2013),223。

[9] 鲍维均,《路加福音》,天道圣经注释(香港:天道书楼,208),169。

[10] 格林,《马太福音》,黄元林译,圣经信息系列(台北:校园,2009),119

[11] 杨庆秋,《证主圣经神学辞典》(香港:福音证主协会,2001),615。

[12] 赖德,《新约神学》,36。

[13] 华尔基和俞明义,《华尔基旧约神学(上)》,共两册(香港:天道,2013)468。

[14] 史特劳斯,《福音书与耶稣生平》,蔡蓓、蒋虹嘉译(South Psadena:麦种传道会,2013),484。

[15] 华候活,《马可福音》,陈惠荣译,天道研读(香港:天道,2004),14。

[16] 叶雅莲,《马可福音(卷上)》,共两卷,天道圣经注释(香港:天道,2011),51。

[17] 叶雅莲,《马可福音(卷上)》,50-2

[18] 马有藻,《天国近了——马太福音注释》,新约系列 12(台北:天恩,2003),39。

[19] 达雷尔·博克,《路加福音》,古志薇和蔡锦图译,国际释经应用系列 42(香港:汉语圣经协会,2005),117。 作者的观点,认为圣灵的洗将收聚某些人,其他的人则任由风吹散;同时作者认为,路加是强调了福音与审判放在一起并列探讨。基本上采取的释经路线,是将“圣灵”与“火”分开解释。

[20] 黎加生,《圣经神学辞典》,汤张琼英和朱信译(香港:基督教文艺,1994),42。

[21] 黄彼得,《施洗约翰的洗礼观》,(学术研究论文2015),16。

[22]  比尔·卡森和潘秋松编,《新约引证旧约(上)》,共两卷,金继宇和于卉等译(South  Pasadena:麦种传道会传道会,2012),28。

[23]  比尔·卡森和潘秋松编,《新约引证旧约(上)》,29。

[24] 黄彼得,《施洗约翰的洗礼观》,(学术研究论文2015),28。

®®®未经授权,请勿擅自使用、转载;已经抄袭者请自行删除,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即为盗取。十诫中第八诫不可偷盗” ®®®

转载请注明:活水之声 » wei158 浅析施洗约翰的洗礼观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