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之声网站最新公告信息

est018 屠城记 vs 蒙恩记


www.livingwaterstudio.net
est018 屠城记 vs 蒙恩记
节目主持:林谦谦

est018


听众朋友,弟兄姐妹平安!我是您旅途的伙伴谦谦。过去几个月的时间,我们一起阅读以斯帖记,不知道听众朋友有没有这个感觉,我们从旁观的角度认识了当时代的文化,到现在,似乎已经逐渐走入他们的生活,体会到他们的喜怒哀乐。而在这过程中,神的作为虽然没有明确被提及,我们已然能感受到祂的无所不在。今天就让我们继续走进以斯帖记的故事,认识以斯帖记的上帝。让谦谦把经文读出来。

以斯帖记四章1-3节:「末底改知道所做的这一切事,就撕裂衣服,穿麻衣,蒙灰尘,在城中行走,痛哭哀号。到了朝门前停住脚步,因为穿麻衣的不可进朝门。王的谕旨所到的各省各处,犹大人大大悲哀,禁食哭泣哀号,穿麻衣躺在灰中的甚多。」

以斯帖记第四章有个前所未有的开场,因为它让人感到灰暗、悲伤,和煎熬。第1节说וּמָרְדֳּכַי יָדַע(wmrdḵy yḏʿ)“末底改知道”,我们留意这个子句是“ו(waw)加上非动词(末底改),再加上’知道’的qatal字干”,作者使用这样的文法来设置一个事件的背景,表示接下来事件的发展,都包括在“末底改知道”的前提下。正如他以前听见辟探和提列的阴谋一样,他如今也获得了相当完整的情报,得知哈曼与王计划杀害犹大民族的过程与细节。

知道了这一切之后,末底改在五个行动中表现出他沉痛的心境。首先前三个动作是撕裂衣服、披上麻布、头蒙灰尘,那是横跨新旧约时期的一种哀悼方式,通常是葬礼上的习俗。死者的肉体经过埋葬或腐烂,已经尘归尘、土归土,所以活着的人在头上撒泥灰或炉灰,是为了与死者认同,表达他们非常深刻的不舍和哀恸。另外,经文中的שַׂק(śq)这个字被翻译为“麻”,事实上它不是我们认知中的麻布,而是一种非常粗糙的材质,用山羊毛或骆驼毛制成的,穿在身上会非常不舒服,所以通常只是做成大袋子来装货物和粮食,只有在极度悲伤的情况下,人们才会披在身上。所有的文明都有各自表达哀伤的方式,有些人表达悲伤的时候会剃光头发;有些文化又是留长头发,不修剪也不打理;而华人就是披麻的哀悼文化。所以中文翻译成“麻”会让人更好地理解经文的情境。

接着,末底改的悲痛还表现在第四、第五个动作。经文说他וַיֵּצֵא בְּתוֹךְ הָעִיר(wyṣʾ bṯwḵ hʿyr)“在城中行走”,具体来说,他是在城里面来来回回地走动。因为城本身就是一个区域,而不是一个定点,所以这里的介系词בְּ(b)最好的理解是英文的through“穿行”,而不是at“在(某处)”。末底改除了不断地来回走动,他还“痛苦又大声地哀号”。וַיִּזְעַק זְעָקָה(wyzʿq zʿqh)“哀号”这个字,作者用了两个相同字根的片语,来表达非常强烈的情绪。创18:20当上帝说“所多玛蛾摩拉的罪恶甚重,声闻于我”的“声”就是זְעָקָה。尼希米记9:9也提到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后,曾在红海边“哀求”上帝,“哀求”也是זְעָקָה。我们观察这个字的使用就能知道,זְעָקָה不是那种没有意义的声响或噪音,而是有内容的。因此末底改的“哀号”大概也有具体内容,不只是嚎啕大哭的声音而已。在痛苦中,末底改垂头丧气、悲哀哭号,一直走到朝门口就停下来了,因为经文说“凡披麻的,没有可以进去的”。作者没有特别指明“人”,意思是只要披麻的都不能进。这么绝对的表达,强调了宫廷对披麻的情况十分不欢迎。

接下来第3节让我们看见更广大的画面——在诏令颁布的时候,波斯国中一个接一个地区的犹大人,也都和末底改一样מִסְפֵּד(mspḏ)“大大地痛哭”。מִסְפֵּד的动作,在其他的经文中被使用于“为死人哀哭”的情境,所以这里犹大人מִסְפֵּד,表示他们都觉得自己死定了。

®®®未经授权,请勿擅自使用、转载;已经抄袭者请自行删除,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即为盗取。十诫中第八诫不可偷盗” ®®®

听众朋友,邀请您一起来反思,末底改和犹大人面对王令时的表现和状态。谦谦说过,王令发布的隔天就是犹大人的逾越节,他们庆祝出埃及、得自由的日子。但哈曼下达的杀戮与掠夺的旨意,似乎重演了千年前以色列人在埃及被强权欺压的处境,他们是多么地被动和无辜啊!谦谦认为,犹大群体中一定有人想寻求解答、想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会临到他们,在这过程当中,很可能末底改不肯跪拜哈曼的事情,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在大家之间传开了。末底改屡劝不听的结果,不但让哈曼败坏了犹大民族的名声,还为他们招来了灭顶之灾。

听众朋友,如果您是其中一个犹大人,当您知道自己的性命是因为末底改的缘故才受到威胁,您有怎样的感受呢?大部分的人,在无故被牵连的时候,最直接的做法就是揪出祸首、讨伐罪犯、划清界限,并要求一个让人服气的结果,毕竟自己不曾参与那些明争暗斗,凭什么要成为两边对抗的牺牲品?谦谦想,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但若我们继续往下阅读就会发现,从灭绝犹大人的旨意颁布,直到新的旨意下来之间,大概相隔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在这两月之中,犹大人里面竟然沒有任何人,因为危及性命而选择把末底改抛弃。在末底改招聚大家禁食的时候,众人如同一人,共同来承担、齐心来面对、一起付代价祈求他们施恩的主。

为什么这群犹大人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谦谦相信,那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信仰经历。正如一百年前的历史,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在火窑中被拯救,但以理在狮子坑中全身而退,这些人因坚守信仰遭遇不测,而上帝用大能将他们救赎出来,这是犹大人得拯救的经历。继续考察历史还会发现,上帝的拯救不单是给那些品行优良的人,也给那些不堪的、卑劣的、污秽的人,就像犹大列王和百姓,过去做了多少恶事,他们拜偶像、剥削穷人、欺压同侪、残害手足骨肉……按照他们所做的,整个民族早就该灭了,因为没有人能为如此严重的罪恶来负责。然而他们五十年前那场大回归,岂不是上帝恩典和宽容的明证吗?岂不是上帝“怜悯大于审判”属性的表彰吗?

原来这信仰不是个只在乎对错的信仰,更是在错误之后、软弱之后、闯祸之后,上帝亲自救赎的信仰,也是接纳和挽回的信仰。却不是用恶待的方式,也不是打着“弘扬正义”的旗号来保住自己的利益、补偿自己的损失。也因此,犹大民族的作法可以与其他民族文化有所不同。他们的宽宏大量与哈曼的睚眦必报,形成了何等巨大的对比。当世界的法则是催化冲突、激化冲突的时候;属神的群体能同心承担错误、面对错误。当世界铲除异己、唯我独尊的时候;属神的群体面对软弱闯祸的肢体,仍能不离不弃。因他们一次次的经历叫他们看见,上帝能化怨恨为包容、化咒诅为祝福、使哀哭变为跳舞。所以即便身处异地他乡、面对逼迫加害,他们的困境仍有解答。屠城记,却也可以是神子民的蒙恩记。

亲爱的听众朋友,我们都需要在跌倒中经历恩典不是吗?我们都被呼召去挽回那处在黑暗、羞愧、软弱当中的肢体,不是吗?盼望这从神而来的怜悯宽容之恩,能够透过我们,落实在我们所处的教会群体身上。

我们一起来祷告:

亲爱的天父上帝感谢你,是你让我们看见,在过犯中被包容是可能的,当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一刻,正是你亲自向我們表明,我們犯罪闯祸之后,仍能因你得着拯救。你也已经胜过那压制我们的权势,使我们得释放、得自由。主啊这是犹大的历史,也是我们整个信仰群体的历史,巴不得当我们活出真实信仰的时候,就体会到你那长阔高深的爱,并使你的名得着荣耀。这样祷告,是奉主耶稣基督宝贵的名,阿门!

好,今天我们要在这里歇一歇,我是谦谦,我们下一集下一个旅程,再会!

®®®未经授权,请勿擅自使用、转载;已经抄袭者请自行删除,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即为盗取。十诫中第八诫不可偷盗” ®®®

转载请注明:活水之声 » est018 屠城记 vs 蒙恩记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