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之声网站最新公告信息

wei122 尼西亚会对当代与现代的影响

www.livingwaterstudio.net
wei122 尼西亚会对当代与现代的影响
撰稿:楷文

绪论

     古人有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是非。”茫茫历史长河之中,历史使人通晓其当代所发生之事,使人明白而能作为其前车之鉴。教会历史两千年的脉流之中,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神学家的兴起,又有多少其神学思想的传递,又有过多少次其会议的商讨。这些都成了现代信徒其为镜,明是非的基础。在教会历史的初期有许多异端邪说的兴起,导致其当时初期教会内部的动乱,这已然成了我们今日很好的鉴戒以及提醒。笔者就从这历史的洪流之中以“尼西亚会议对当时代与现代教会的影响”作为历史的切入点,来简略探讨在西元325年时,为何初期教会会召开一场漫长的尼西亚会议。这场会议对与当时亦或者是今日到底有何种正面或负面的影响。

一、尼西亚会议的始由[1]

(一)尼西亚会的前因

    尼西亚会议的前因由两方面组成,第一方面是因为康士坦丁在统一东西两部帝国之时,当时教会的内部有许多的纷争。三位一体的教义成为当时主流教义纷争的源头与探讨的主要话题。而三位一体教义的论战在亚流与亚他那修之间的争论而达到了顶峰,但是其论战的根源可追溯至更加久远以前。在这同时,也有许多其它言论的出现,如神格唯一论,这种的言论乃是强调上帝的独一与基督真正的神性,并且因此而否定‘三位一体’一字真正的含义。但是显然这种的依据并不会站立的太久。因着特土良与希坡利达在西方教会的出现,并且迎击他们的论点,而在东方,奥利金也对神格唯一论作出了致命的一击。[2] 这些都是当时尼西亚会议前神学探讨问题以及召开的一部分原因,而另一方面的原因乃是因为当时的康士坦丁,因着其国中教义的分歧,所以决定采用他上次为解决多纳徒纷争,在亚尔勒地方召开会议的办法来解决此事,于是他召开了史无前例的一次全国会议,前次在亚尔勒所召开的会议只是在他当时所管辖的区域的各个教会,而这次涉及的乃是整个他所统一的国家,此次的会议定在尼西亚,这也可算是教会第一次的大公会议的召开。[3] 第一次大公会议的召开,也为当时信仰纯正化的做了很好的奠基与贡献,也使之当时的信徒能以此来明辨是非,能够清楚知道其三位一体教义真实的含义,大公会议的召开也使之给当时的教会与政治上有一个极大的合一。

(二)尼西亚信经的确立

<尼西亚信经>的来源,乃是在是尼西亚会议之中,透过大会中皇帝的特使侯休斯的监督下,并且由每位主教签署并且表示接纳后,才最终完成这一份的信仰告白,当时这份的信经被送往帝国的各处,也是历史上第一个具有权威又被普遍接受的信仰告白。[4] 这份的告白涉及的人员极广,有君王的直接参与,更有当时全国各地318位主教的参加,这对于当时来说其影响是极其深远的。

<尼西亚信经>其本质就是反对亚流主义的神学观,其主张“出于真神而为真神,受生而非被造,与父本体相同”,所以,子就是那位的真神,从父所生而非被造,是从父的本体而来的,并且与父的本体相同,这些都是针对亚流派其中神学的错误而提出的。直至今日,在325年尼西亚会议之中所颁布那份信经,与今日我们所看到的尼西亚信经也并不是完全相同的,前者较长,并且没有包含一些<尼西亚会议>的重用用语。[5] 又名《尼西亚君士坦丁信经》,是与公元381年所颁布的。(尼西亚会议颁布的信经则是325年)。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三)尼西亚神学观念   

    尼西亚会议主要是针对亚流所提出的神学观念,这种神学的观念就如亚他那修所说的是一种走向多神论的神学观,这种的神学观念连东方的教会都无法接受,不过当时的亚流坚持自己的立场,他也有颇多宣传的手段,甚至争取到了当时该撒利亚的尤西比乌,后者甚至不是亚流派。[6] 而在尼西亚会议之中所提出的神学观念就是其推翻亚流派神学观的一次会议。此次会议在亚他那修的领导下,肯定了圣子的永恒性(以对抗形态论),会议中还说到圣子与圣父‘本质相同’,或是说有同一本质或存有(以对抗亚流主义,以及任何存有论上是有等级的观念形式)。[7] 尼西亚会议解决了当时代一直争论不休的三一神观,上帝论的诸多错误观念,使许多歪曲事实的神学思想都被其判为异端。而会议的末尾便将所讨论的内容编辑成为信经使其信徒能够坚守信仰。

二、尼西亚会议对当时代的影响

(一)尼西亚会议开启判断异端的根据

尼西亚会议作为其史上第一次如此庞大规模的会议,更是一次开启判断异端其根据的初始。使之能够给当代的基督徒信徒一个很好的提醒与督促。尼西亚信经这份信经的后面附加了一个“咒逐”(anathenma,咒诅、逐出教门),这是一个谴责异端的简单声明,书中写道:“但是,至于说下面这种话的人:他(神的儿子)有一段(时间)不存在,并生出来之前他不存在,以及他从无到有而存在,或者武断地说,神的儿子出自不同质或不同的实体,或是被造的,或会更动与改变——这些都是大公教会所咒诅的行为。”[8] 这次的会议带给当时代的人一个很严厉声明,神学的真理一定要建造在圣经神真理的话语上,这是一个很好正面的影响。但是在接下的教会历史岁月之中,也有许多极端份子的出现,如一些极端的宗教裁判所,一些宣扬真理却将人活活烧死的人。笔者承认尼西亚大公会议虽然使其开创了判断异端的根据与先河,但是其本身也有其负面的影响,这些都要看当时代的人是怎样去看待这样的一个问题了。

(二)促使基督教合法化进程

    就当时教会与国家的关系而言,政治已经深深的介入与教会事物的内部,甚至影响神学议题的讨论,教会也逐渐步入政治,因而会发现在后世纪时,其性质也一步一步的地堕落,尼西亚会议是在罗马当时的皇帝康士坦丁的督促下所召开的,因着康士坦丁全国两部的统一使之当时的基督徒的信徒越来越多,执政者也都想要利用其教会的力量来巩固自己的势力,所以当时罗马教会内部的纷争使之教会内部的混乱,这不利于当时才刚刚统一全国的康士坦丁对教会内部的管理,于是便召开此次尼西亚大会,成为了当时的一个先例。[9] 此次的会议对当时代正面的影响肯定是有的,使之教会与政治的关系更加的合一,比之在早期教会的逼迫下,这样的一次会议更是促进了其政教内部的统一更利于其管理,也使之当时的教会得到了很大的声望,引领了许多的人来进入教会。但是在后来,这种的情况却十分的不容乐观,到了中世纪的时候历史的传承告诉我们这种政教合一的弊病已完全的显露无疑,神职人员内部的腐败,兜卖赎罪卷,十字军东征,这些在宗教改革之前,这样的弊病在历史滚滚的长河之中都是无法磨灭的。但是不可否认,在当时代的情况下,这是一个极好的也是极为正确的一种联合,带给了当时代信徒一个十分正面积极的影响。

(三)从尼西亚会议到迦克墩会议的演变

    公元337年,康士坦丁逝世,他的逝世也致使无法在约束其反对尼西亚信经的势力。而对于尼西亚信经的反抗势力,有着几个不同的派别,这些派别甚至有一些人他们拒绝使用尼西亚信经之中的术语,因为他们反抗尼西亚信经所用的术语精确而体贴地表达了这种神学的立场,而半亚流主义在当时的东方教会非常的盛行,但在西方教会却宛然不同,他们坚守尼西亚会议的决定。[10] 直到到了四五一年在迦克墩召开的第四次基督教全体大会中,才让尼西亚信经变成了其基本信仰的普世宣告,这个的信经且对于所有的基督教神职人员都具有其约束力,且也宣誓这是基督教世界一致认同的信经。[11] 从尼西亚会议的结束至迦克墩会议的演变,这个过程中发现其尼西亚信经对当时代信徒且有着极其重要的功效,在历史的角度来看,这第一次的大公会议的召开,和订下其信经的确立,这都无外乎是一个十分重大的里程碑,也带给了后人无数的属灵财富。

三、尼西亚会议对现代教会的影响

(一)现代神学传承尼西亚的精神

     从初期教会尼西亚会议对于三位一体观念的探讨直至20世纪21世纪现代教会发展的历史脉络之中,三一神论仍旧是其神学家他们研究的主题,如时代的经典人物巴特那论述上帝三一性的文章与著作,再由奥地利的天主教神学家拉纳扩展下去,德国的神学家田立克也试图在一个大体上是自由派新教的框架中,为上帝三一性的概念吹送新的生命。[12] 许许多多的历史伟人直至今日且都还在研究那一个在一千多年前就曾有的话题这是一种历史脚步的传承,更是一种神学史上思想的传承。就像东正教神学家薛斯奥拿曾经的一本论著《存有作为想通:位格性与教会的研究》在之前一直无人问津,直至在20世纪之时这本的著作才被当时的众人所接收,这本的著作中我们必须问,在薛斯奥拿以返回传统来改革三一论的方案中,他强调:在存有论的结构中,纯粹位格性作为存有是先于实体的,以及作为想通的纯粹位格性,这些的强调对于现代、西泛滥的个人主义是值得欢迎的休整,而且它似乎是东正教对20世纪三一论复兴令人欣然的贡献。[13] 直至今日,我们发现从尼西亚会议的探讨到今天三一论的复兴,无外乎是一种现代神学传承与尼西亚会议那种神学思想上的传承,这对于现代教会来说是一种极为宝贵的历史遗产,且极具正面的引导性。

(二)影响教会继承大公教会传统

    尼西亚大公会议是基督教全体大会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为何叫大公会议呢?在希腊文中大公的意思是‘普遍的’,而当翻译成中文时用了‘公’,‘天下为公’的‘公’,在早期的信徒中他们秉承着教会是普世的是所有人都可以参加这样的一份观念,来表明其教会的公正性。而大公教会这个字眼最早出现在使徒信经中:我信圣而公之教会。在当时因着康士坦丁的亲临,和三百多位教会中代表的关顾,以及许多信徒的参加,这场的大公会议成为一场公开的且为所有世人可知道的会议。这场的会议带给当时教会极大的震撼力,亦至今日在教会中仍然可看出其历史的许多影响,现在许多的教会也都称之为普世的教会,大公的教会。说明其教会是可以让所有人参加的,是公开的是普世的。在尼西亚大公会议中,那种普世的观念那种大公会议的传承,亦在今日仍旧有着无法磨灭的痕迹。

(三)促使现代信徒的信仰生活规范化

尼西亚会议所产出的历史产物尼西亚信经在今日亦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这份的信经不单使之当时代的信徒确保其获得纯正的信仰,同样在今日的教会之中也有许多的人在朗诵这篇的信经,而制定其信经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能够排除错误,以保证教会在神学上的纯洁性。[14] 而在早期教会受到逼迫有许多的信徒跌倒,在当时的教士和平信徒就有很多此类的事件发生。当时他们关心的诸多是一些实践方面的问题,也就像我们今日教会会议所面对的问题一样,如再婚的合法性、信徒的不道德行为、和挪用资产之类的问题。今天我们的教会也是秉承着那种大公会议的态度来实施来进行商谈使之让我们教会中的信徒的信仰与之生活能够更加的规范化,更加的合主的心意。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结论

历史让我们知道过去所发生之事,也让我们能够愈加的警醒,历史也同样告诉我们,其真理之中的奥秘。不管今日教会之中我们所流传的信经信条是怎样的艰涩与古老,我们都不能与之忽视。在这两千年的岁月里,教会中的信条定出了基督教的核心要素,我们一直根据它来决定其基督徒的定义。如果有人偏离这些的信仰,贴上异教的标签也不为过。而尼西亚会议对于基督徒来说,其影响是极其巨大与久远的,这一个的会议开创了前人所没有开创的先例。也带给了当时代的人极大的提醒与祝福,留下的信经也成为了历史的传承,而此次的会议更是开启了其判断对异端的根据,更是促进了其政治与基督教的合法进程。而对于今日的基督徒来说其影响更是功不可没。今日的我们必须要先熟悉这些的信经,熟悉这些历史的轨迹,熟悉其自己的信仰,才能够经得起当代相对主义、存在主义与新兴宗教等神学的侵袭。

参考书目

威廉姆斯。《重拾教父传统。王丽译,历史与思想研究译丛。北京:中国社会科学,2011。

伯克富。《基督教教义史》。赵中辉译,基督教神学教育丛书。香港:改革宗出版社,2008。

华尔。《基督教会史》。谢受译,基督教神学教育丛书。香港:基督教文艺,1970。

赵天恩。《历代教会信条精选》。赵中辉译。台北市:基督教改革宗翻译社,2002。

凯利。《早期基督教教义》。康来昌译。台北市:中华福音神学院出版社,1984。

奥尔森。《基督教三一论浅析》。蔡锦译,系统神学丛书。香港:基道,2006。

奥尔森。《基督教神学思想史》。吴瑞诚、徐成德译,基督教文化译丛。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

林鸿信。《教理史》,神学人丛书。台北:礼记,1985。


[1] 第一次尼西亚会议由罗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召集召开,按罗马元老院的形式组织大会的进行。君士坦丁一世身穿耀眼的金边紫袍进场,恭敬地坐在主教们后,作为会议的观察者。教会历史家优西比乌在会议开始时,宣读会议祝辞。亚历山大宗主教亚历山大一世与西班牙的奥塞思先后主持了会议的讨论。罗马主教亦委派两位教士出席会议。参自:https://baike.baidu.com/item/第一次尼西亚公会议/3736487

[2] 伯克富,《基督教教义史》,赵中辉译,基督教神学教育丛书,(香港:改革宗出版社,2008),80。

2 华尔,《基督教会史》,谢受译,基督教神学教育丛书,(香港:基督教文艺,1970),188。

[4] 赵天恩,《历代教会信条精选》,赵中辉译,(台北市:基督教改革宗翻译社,2002),3。

[5] 赵天恩,《历代教会信条精选》,3。

[6] 凯利,《早期基督教教义》,康来昌译,(台北市:中华福音神学院出版社,1984),156。

[7] 奥尔森,《基督教三一论浅析》,蔡锦译,系统神学丛书,(香港:基道,2006),37。

[8] 奥尔森,《基督教神学思想史》,吴瑞诚、徐成德译,基督教文化译丛,(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154。

[9] 林鸿信,《教理史》,神学人丛书,(台北:礼记,1985),173。

[10] 伯克富,《基督教教义史》,86。

[11] 奥尔森,《基督教神学思想史》,200。

[12] 奥尔森,《基督教三一论浅析》,114。

[13] 奥尔森,《基督教三一论浅析》,138。

[14] 威廉姆斯,《重拾教父传统》,王丽译,历史与思想研究译丛,(北京:中国社会科学,2011),160。

转载请注明:活水之声 » wei122 尼西亚会对当代与现代的影响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