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之声网站最新公告信息

wei121宋尚节的祷告情操

专题讨论 活水之声录音室 245℃ 0评论

www.livingwaterstudio.net
wei121 宋尚节的祷告情操
撰稿:楷文

宋尚节的祷告情操

引言

1900年不仅对于中国历史是风起云涌的一年,几位之后带给中国教会极大影响的神的仆人也都在这个时候出生在这片历史悠久的土地上。而这几位中国教会的属灵巨人中,就有这样一位伟大的奋兴布道家——宋尚节。他的布道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多年,但是所带来的果效却是巨大的。其拼尽生命的事奉态度也无不让我们这些后辈们叹服。宋尚节虽然是留美的博士,但是他的布道却从不是用高深智慧的言语。而是用简单易懂且带有能力的方式带领无数人归向神。宋尚节在日记中多次提到他得力量的秘诀就在于祷告,而且他也时常劝导听者恒切祷告。[1] 既然这样,探讨宋尚节的祷告观就变得非常有必要。在本质上,宋尚节不是一个神学家。[2] 故此将着重从宋尚节的人生历程中分析其祷告观。

一、个人经历

每个人的经历都会影响那思想价值观的形成。要了解宋尚节的祷告观,也将先从他个人的经历来分析他的祷告观的形成和发展。这也是奠定他往后服事的方向与态度的重要基础。

(一)少年时期

1901年9月27日下午4点,宋尚节出生在福建莆田的凤迹村。其母亲是一位热心爱主的基督徒。其父亲宋学连更是一位热诚的牧师。[3] 父亲的经历和生活行为都对年幼的宋尚节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就如宋尚每天节写日记的习惯也是受其父亲的影响而养成的。其父亲每周六固定的上山为周日的讲道以及听道者祷告,显然也对宋尚节的祷告习惯产生影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他在1930年在上海的讲章中,讲述个人生命经历时仍不忘提及此事。[4] 而且宋尚节少年时也确有时常上山祷告的习惯。[5]

在宋尚节的童年时代,有三件事是让其终生难忘的。而其中有两件事都影响了宋尚节对于祷告的认识。第一件事发生在1909年,宋尚节九岁的时候。宋尚节亲自参加了一个兴化前所未有的奋兴会。这次奋兴会不单使宋尚节深受感动,更使兴化教会得到了空前的大复兴。其中一次聚会中,悔罪的儿童,献上、偿还偷来的皮球共有五六百个,纸笔墨砚不计其数。后来奋兴会的听众越来越多。许多从外地甚至外国慕名而来。对于这个奋兴会的回忆中,宋尚节特别提到了在还没有奋兴会之前,在美国有两位爱主的姐妹,同心合意,在她们的家里为兴化教会恳切地流泪祈祷。有一天在她们祷告的时候,听见有声音自高天下来对他们说到不久的将来,兴化将有奇妙的大复兴。果然,在他们来信兴化的时候,兴化已经燃起复兴之火。宋尚赞叹:“显见代祷能力的一斑。”可见此事使宋尚节认识到恒切同心的祷告对于复兴起到重要作用。[6]

第二件事对于宋尚节之后的祷告观几乎起到了根基般的作用。1909年,奋兴会结束后的秋天,宋尚节父亲因淋雨受寒而得的气喘病发得特别严重,痰哽在喉咙吐不出来。病情非常严重,生命危在旦夕。宋尚节的母亲眼泪汪汪的对宋尚节说:“别哭,快为爸爸的病祷告吧!在人不能,在神万事都能!祷告是大有功效的。”之后宋尚节进房看到父亲的病态,就向上帝祷告说:“慈悲的上帝啊!求你留下我亲爱的爸爸的命,知道养大我成人。”宋尚节恳切的向神重复这几句祷告。当最后他刚说完:“信赖主的圣名,阿门。”就听到喀呛一声,他父亲咳出了喉咙里的痰,气就平顺了。并且再未复发。之后宋尚节追忆说:“这一来,我永远地信仰上帝是听人祷告的上帝,医人疾病的上帝。”更指说:经过那次祷告的灵验,我的信心有了根底,万事藉着起到胜过一切的艰难,我以后的生活,得以在祈祷中生活,起因是在父亲的膏盲之病得以奏祈祷之效这一点上。及至,在美留学时,宗教信仰,徒然破产,经过一时期的迷途,但我祈祷的信仰,谁都不能把我剥夺,早已有根有基,历来的经验,使我不能不信![7]

从这段宋尚节对于其祷告观的描述,就会发现,其祷告观的建立并不是从知识而来,而是从生活实际的经历中被建立起来的。故此,在留美期间,知识可以被否定,但从经历中建立的祷告观就很难被更改。而且这种在经历中被建立起来的祷告观,其中的信心是非常坚固的。正因为祷告观的基础就是建立在这样一次祈求得医治的经历上,所以这也使宋尚节的祷告观中,祈求占有祷告中非常多的比例。其他如赞美,感恩等内容就会相对的少一些,就算有也更多是对祷告蒙应允的回应。之后更多得医治的经历,很自然就是医病成为宋尚节的祷告观中普遍而又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医治的祷告被应允建立了宋尚节的信心。反之来说,若是医治的祷告不被应允很容易就成为没有信心的表现,特别是在为他们的疾病代祷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这两件童年的事件都让宋尚节看到了祷告带出的力量。这也使祷告成为了宋尚节之后生活事奉的核心和基础。宋尚节是一个择善固执,不易受人左右的人,固此其童年经验对其照成的影响便更牢不可破了。[8]

从出生到其留学美国前这一儿童到少年时期,有许多的经历都与祷告有着密切的关系,在这种经历和传统教导的影响下,基本当宋尚节留学美国的时候他的祷告观已有雏形。祷告对于宋尚节来说不是一种礼仪性的传统,而是一种实在性的交流。就如他在有心去美留学却知父亲因无能力而反对之后,就上山去向神述说其升学的志愿。[9] 这就更使到之后宋尚节的祷告观,不断在经历中得以在这少年时期的基础上发展,却并未有很大的变动。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二)成年时期

在宋尚节留美一直到他后来的服事中,为病得医治代祷而得蒙应允的经历,再到后来巡回布道中无数的祷告病得医治。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这都使到医治成为宋尚节祷告观中祷告一个很重要的功用。只是他到后来将认罪悔改放到了医治之前,成为一个必要条件。无论是在宋尚节的讲道、奋兴会还是祷告、医病或是对复兴的理解。认罪悔改都是要解决的头等问题,是最为重要要作的事。个人认为在其中两件事上,都有对认罪成为其祷告重要内容产生影响。[1]

第一件发生在其留美期间,1927年2月10日晚上,宋尚节认定的重生之夜。宋尚节流泪迫切祷告,因为其身心被心灵的重担压得没有片刻的宁静。当到了大概夜里十点左右的时候,一幕幕罪剧开映了,而主角就是宋尚节。在这重生之也看到的属灵活动影片一共记录了7大本。[2] 在宋尚节的回忆中,其父亲的重生经历中也包含将生平的罪一一相声尽量吐露的过程,[3]虽然没有像宋这般奇异。但这样被宋尚节认定的重生经历,就带有了一个很重要的元素,就是细致的一一认罪。这是在圣灵的光照下完成的。既然认罪对于重生如此重要,而重生在宋尚节的观念中又是如此重要。自然,认罪就成为祷告中非常重要的内容。

第二件事发生于1931年,宋尚节事奉去往南昌,一天半夜他在住宿的舒教士家中听闻舒教士为教会复兴而迫切的祷告。宋尚节深受感动就跪下向神祈求,求神显奇妙作为。之后宋尚节忆述:“神的亮光临到,神指示我要切开人心的黑幕——罪。”宋尚节称这是非常值得纪念的一夜,这是方针的启示,工作的转机。还蒙神指示了几篇揭罪的信息。之在南昌的工作,宋尚节就开始天天向罪进攻。之后的事工在听者中起到很大的反响,这也确实成为宋尚节工作的一大转折。不仅从那之后,宋尚节开始极为注重罪的问题。几乎他的所有讲章都涉及人的认罪悔改这一主题。[4] 还有是宋尚节因着圣灵公开的工作而从实际中认识到并不是人人的重生都是要像他那样独自在房间里祷告才有见果效的。[5]

宋尚节的个人经历使他对祷告极为重视,使其不但在公众布道会中时常带领会众进行长时间的公共祷告甚至通宵祷告,还常劝基督徒要把祷告看为最快乐的事,切勿看为重担,因为基督徒最主要的工作乃是祷告,在这种影响下,凡在宋博士的聚会中得到复兴的基督徒,至今还非常看重祷告。[6] 关于个人祷告习惯,宋尚节在许多天的日记中写道:“天破晓,起来警醒恳切祷告。”每天晚上工作再累,也要跪下祷告。在其养病期间,与同工查经完毕,长时间地跪下祷告,五小时都不嫌长。甚至伤口疼痛难忍时,用一条腿跪下祷告。[7] 这就不难看出,宋尚节对于祷告确有何等重视,向神祷告对于他来说又是何等喜乐的一件事情。

二、祷告观[8]

宋尚节的祷告观成型于他的经历,而不是源于其对圣经理解的结果。固此宋尚节的祷告观具有非常强的特殊性。

(一)祷告中的认罪

从前文就可以看到,认罪在宋尚节的祷告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宋尚节所教导的认罪是要人彻底的认罪,只有一样样刨根问底的认罪,才能得到完全的赦免。宋尚节举例说有人跪在上帝面前说:“上帝啊!我十条诫都犯了,求你赦免。阿门!”宋尚节认为这样笼统的认罪太马虎了,更不是真的悔改认罪,这样是在藐视主的救恩。[9] 宋尚节还特意将保罗蒙光照后的三天解读为保罗为着所犯的罪,需要其三天三夜来认罪,才能倾吐完毕,从而才能使他在亚拿尼亚的按手祷告之下被圣灵充满。这其实就不难看出,宋尚节观念中基本上是认为每一样罪只有认出来才得完全洁净,所以需要需要一样样的认。而且因为是在圣灵的光照下,圣灵会光照叫人知罪,所以是不会遗留的。[10] 而且若罪彻底宣认了,圣灵充满的经历必然随之而来。[11]这种认罪祷告的观念显然受到宋尚节自己重生经历的影响。

(二)祷告的能力

宋尚节认为祷告的能力来自于圣灵。不同的人祷告就带出不同的能力。关键的区别不在于圣灵,而在于人是否圣洁。圣洁与否是祷告有没有能力的先决条件。宋尚节对于贪财西门的解读也是因为西门有罪,贪财和假冒伪善就是他的罪。所以他得不着能力,而彼得的祷告有能力是因为彼得圣洁。而且是全身圣洁的。宋尚节指出当自己没有能力时,就会向神祷告,求神洁净他,之后就会重得能力。[12]可见祷告的能力取决于圣洁与否,而圣洁与否就取决于生活的圣洁与祷告是否将所有罪倒空。最后的关键还在于求圣灵光照认罪。所以宋尚节在祷告中勉励说:“亲爱的弟兄姐妹,你们若有一点小污点,不愿除尽,热心总是无望的,要知道魔鬼的厉害,就是不要你认清楚你的罪。但愿圣灵抓住每个人,打破每个人的心门,扫清心里的罪污,然后祷告才有能力。”[13]

(三)祷告中的求问

宋尚节对于寻求神的心意,不仅限于圣经。他认为最重要的就是“问神”,而且他每天的工作都要问神,求神指示他该做的事,说该说的话。宋尚节认为这是工作能有果效的重要因素。因为即是为主工作,在祷告中“问”主的意思显然是很正常的。所以他也教导其他基督徒如此去做。[14] 但宋尚节并无考虑到圣经的全备性与他经历的特殊性。在这一点上就非常的体现了宋尚节虽然重视圣经与祷告,但很容易就将个人经历普遍化,这就容易以经历来解释圣经。从这个角度来说,宋尚节的深层观念中明显祷告的地位与重要性已然高过圣经。

(四)祷告的“影响”[15]

一次宋尚节祷告求神指示他下个月去哪里讲道。祷告还没完,就有人在门外叩门。开了门,看到一封信函。请宋尚节到彭德府讲道。这封信原来是一个月前所写。宋尚节认为,那时宋尚节还没有祷告,所以信函则没有来。神在等待他向神祷告。[16]可见宋尚节的祷告观中,祷告直接影响到上帝的工作甚至计划。这也体现了宋尚节毕生宣扬的神人协作的道理。[17]

(五)每日常规的祷告规范

在宋尚节的祷告观中,祷告绝对是多多益善。但是每日最基本的祷告要求就是早晚两次的祷告。他曾教导信徒,每个早晨在未做事之前,先跪下祷告,将今天整天的生活交托仰望主。晚上结束一天所做之后,再跪下来祷告,在主面前省察自己。细细地为着一天生活中的每一个对神对人不起的事,向神认罪,求神赦免。若有亏欠人的地方,须从速赔偿人家。[18] 如果说重生的悔改认罪是生命的大扫除,那么每天的认罪就是小清洗。因为在宋尚节的悔改认罪观中每样罪都是要细细宣认的。所以只有这样每天晚上反思祷告认罪,才能保证罪不会堆积以致想不起来而要在奋兴会中再次进行“大清洗”。在这种细化的每日祷告规范中就非常体现宋尚节悔改认罪观的脆弱性。

三、祷告观的影响

    宋尚节作为一位伟大的布道家,其对当时华人教会的事奉,使众多华人教会与个人直接或间接地受到其祷告观影响。笔者将以经历和了解中的温州传统教会与自身为模板对照宋尚节之祷告观。或可略略知道一些宋尚节祷告观的影响,并加以反思。

在笔者了解中的温州传统教会对于祷告都是极为看重的。而无论是在奋兴会还是平时的祷告会,总是以认罪开始的。宋尚节的悔改认罪观与笔者过去在教会中受到的教导完全一致。之所以要以认罪开始,因为只有在悔改倒空之后,神才会听祷告。带着罪的祈求神是不会垂听的。且时常会用“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这句经文来支持这一理论。而且普遍上也都认为只有那些在奋兴会中哭泣悔改,之后被圣灵充满的信徒才能确定是重生的。[19]在认罪的模式上,也都是遵循要祈求圣灵的光照,然后一个个罪详细的宣认。这种模式下,产生的就是想在奋兴会之外重生是很难的。因为没在圣灵的光照下,罪一定是认不完的。若是没有痛哭,反复是对罪还不够悔悟。而普遍也认为奋兴会是圣灵工作最猛烈的地方。随着这一认罪悔改的观念这些年在传统教会渐渐有所改变,曾经那“火热的奋兴会”仿佛也渐行渐远。到底是真的改善了,还是圣灵的火离去了,这又成为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另外在温州曾经有许多的“祷告婆”,他们专心于祷告。引来许多人去找他们祷告,“求问”一些事情就成为许多信徒找答案的好去处。这些“祷告婆”普遍没有很高的圣经基础。而求问的内容也时常不是关于信仰的,常是关于生活琐事,如开店会不会顺利之类。糊涂的信徒很容易就把这些祷告结果当成真理。看成是神奥秘的旨意。却不知有时一些求问的结果已经明显违背了圣经的真理原则。虽然宋尚节的求问教导是针对个人,但就算是个人性的求问,也很容易因为受传统迷信风俗的影响,又因圣经根基不稳而“妄称耶和华的名”。虽然这一求问的现象随着这类“祷告婆”的去世与对圣经真理了解水平的提升而逐渐减少,但更明显的是祷告在信徒中普遍的看重程度也在大幅的下降。

在中国部分地区的教会有“三餐两祷”的说话,主要是指一天最基本的五次祷告,而这两祷就是指着早晨开始的祷告与晚上结束的祷告。基本上对于这两祷的教导完全与宋尚节对于早晚祷的教导一致。因着这种一个个宣认才得赦免的认罪观,难免使人陷入若没有认掉所有罪,得救就处于摇晃不稳的担心受怕中。但当笔者现在调整了认罪观之后,这种早晚祷告与认罪的习惯就成为一种很好的帮助。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四、结论

宋尚节的祷告观虽然在今日看来有许多需要调整之处,但是他那种对祷告的热忱却是每一个基督徒所需要的。因为祷告确是得能力的秘诀,教会的复兴也决计离不开祷告。

参考书目

宋尚节。《复兴集》。香港:晨星书屋,出版日期未详

刘翼凌。《宋尚节言行录》。香港:宣道书局,1967

宋尚节。《我的见证》。香港:弘道出版社,出版日期未详

宋尚节。《工作的回顾——续我的见证》。恩典院,1967

梁家麟。〈宋尚节的重生教导〉。《建道学刊》4(1995):1-15

苏宗文。《历史的轨迹》。东南亚出版事业有限公司,1980

刘先康。《圣灵兴起》。台北:台湾浸信会出版社,1989

梁家麟等。《宋尚节的神学与属灵观》,陈金狮编。雪兰莪:马圣出版社,2003

利未编。《灵历集光》。香港:恩雨出版部,1995

潘毅坚。《宋尚杰——祷告》。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2013。

注脚


[1] 潘毅坚,《宋尚杰——祷告》,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4。

[2] 宋尚节,《我的见证》,86-88。

[3] 宋尚节,《我的见证》,2-3。

[4] 梁家麟,〈宋尚节的重生教导〉,《建道学刊》4(1995):8

[5] 宋尚节,《工作的回顾——续我的见证》(中国:恩典院,1967),4-5。

[6] 李明安,〈宋尚节于马来西亚教会之事工与影响〉,于《宋尚节的神学与属灵观》,陈金狮编(雪兰莪:马圣出版社,2003),85。

[7] 利未编,《灵历集光》,xiv。

[8] 潘毅坚,《宋尚杰——祷告》,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8。

[9] 刘翼凌,《宋尚节言行录》,92。

[10] 宋尚节,《复兴集》(香港:晨星书屋,出版日期未详),32-34。

[11] 梁家麟,〈宋尚节的重生教导〉,10。

[12] 宋尚节,《复兴集》,101。

[13] 宋尚节,《复兴集》,12。

[14] 刘翼凌,《宋尚节言行录》,44。

[15] 潘毅坚,《宋尚杰——祷告》,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12。

[16] 刘翼凌,《宋尚节言行录》,38。

[17] 梁家麟和黄彩莲,〈宋尚节的圣灵观〉,160。

[18] 刘翼凌,《宋尚节言行录》,41。

[19] 潘毅坚,《宋尚杰——祷告》,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15。

转载请注明:活水之声 » wei121宋尚节的祷告情操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