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之声网站最新公告信息

wei118 浅析以赛亚书

www.livingwaterstudio.net
wei118  浅析以赛亚书
撰稿:楷文

到底要不要庆祝圣诞节

引言

书卷的开端是关于以赛亚先知活跃时期横跨的四个朝代,即乌西雅、约坦、亚哈斯和希西家。从他经历的朝代可以知道以赛亚先知见证了新亚述帝国(Neo-Assyrian Empire)的兴起和衰落,也涵盖犹大被掳和归回的时代。以下是以赛亚书所提及的时期:[1]

主前739-701:亚述帝国强盛时期。亚述兴起,把北国以色列给灭了。之后于主前609被巴比伦所灭。

主前605-539:巴比伦帝国强盛时期。虽然本书没有提及相关的历史背景,但仍然可以从四十章至五十五章看见是犹大的被掳时期,而五十六章至六十六章则是归回时期。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王之后的王并没有办法治理整个帝国,导致北方的波斯国迅速崛起,并于主前539灭了巴比伦。

主前539-400:波斯帝国强盛时期。主前539,波斯王古列下诏书,释放所有被掳的人,回到本乡。这也就是犹大国民归回的时候。

当时亚述的兴起给邻国带来经济和军师上的压力,以赛亚被召是要让当代的王知道如何回应这些环境并说出神的心意。[2] 然而,犹大国民却完全背了神的心意,在道德上和灵性上都败坏。

第一章犹如书卷的序言,说出了犹大国民的罪。神首先发言说牲畜尚且认得他们的主人,以色列却不认识自己的主人(这里的以色列不是形容北国,而是在犹大国的以色列,也就是圣约之民)。神的爱一直看顾以色列,祂有着父亲的苦心。神说:“我养育儿女,将他们养大。”(2节)但百姓却多番悖逆,他们离弃耶和华、藐视以色列的圣者、转身背向神(4节)。犹大的官长和百姓的行为比这所多玛、蛾摩拉城市人们的罪恶更甚(10节)。百姓犯罪却不处理,他们敬拜、献祭、守节期都是外表的虔诚,神都不喜悦(11-15节)。

因此,先知消极地劝导犹大,要洗濯、自洁、从神眼里除掉恶行和止住作恶。他也以积极的口吻劝导犹大要学习行善、寻求公平、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辩护(16-17节)。这里呈现了两种选择,犹大是要选择悖逆还是听命?若是听命,虽然他们的“罪像朱红,必成雪白”;但“若不听从,反倒悖逆,必被刀剑吞灭”(18-20节)。[3] 可惜这忠信之城已经堕落。耶路撒冷的情况与神的要求形成很大的对比。他们沦落为妓女、拜偶像、对神不忠贞、行谋杀(没有顾念弱势团体)。他们的官长存心悖逆,没有尽责,反倒违背原本的要求。他们贪婪、贿赂、剥削弱势团体的需要。(21-24节)[4]

于是神审判他们,要炼净和洁净犹大的罪孽而不是毁灭他们(25-31节)。因神的怜悯,祂为以色列存留余种(第9节)。同时带出恢复的信息。锡安要重新恢复神选民的身份,成为忠信之城、行公义和公平。因着他们真心悔改,神必救赎他们。地上有权势的人也被焚毁;但神却应许敬虔的子民必有荣华(参三十五2,六十13),神也保留他们(参六十六22)。[5]

第四十至五十五章特别有正面的拯救讲论,尤其圣殿重建、外邦王协助重建的工作、甚至他们都来寻求以色列的神。[6] 以色列恢复他原本的使命,成为照在世界的光。本书结束的时候说到神宣告锡安的景象。没有人拜偶像,万民都来敬拜耶和华。神开口说话,神的圣言是有关审判与救赎。神对悖逆的人审判和刑罚,对忠心的人行救赎,这救恩最后必成为事实。此处,神重新拣选,不再只是出埃及时对以色列的首次拣选。在以赛亚书四十章里,神救赎以色列出巴比伦成为新的出埃及。但神用另一种方式重新拣选选民—新以色列。这救赎也包括世界的终结–新天新地。这新世界的人能行圣洁公义,顺服神的话。这救赎最终应验在耶稣基督的身上,虽然先知最后眼见的世界并不理想,但是神的救恩是必然的。[7]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书卷所探讨的问题

以赛亚是一位犹大国的先知,他不但非常爱国,也背负上帝的使命。[8] 那为什么耶路撒冷对以赛亚来说那么重要?如果耶路撒冷没有彰显神对公平和公义的标准会如何?神的承诺又应该如何延续?这些都是本书讨论的问题。[9]

1.公义和公平的神之城锡安[10]

本书开始的时候提到耶路撒冷犯罪的问题,而神的审判也临到犹大,它逐步被毁,之后是拯救的信息。这些都是以赛亚对耶路撒冷的异象。然而在这些讲论拯救的部分中,都有‘双重焦点’。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重建的城不单是被掳之前那未被毁灭之城的样貌,而是神所盼望、永远公义之城,是一个比耶路撒冷更伟大的城。‘新天新地’的异象(六十五章17-18节)同样有‘双重焦点’。第四十至六十六章,耶路撒冷视乎不像地上的耶路撒冷,他的墙被称为‘拯救’,门为‘赞美’(六十18)。锡安成为圣民的居所,多处提到万国前来耶路撒冷和耶路撒冷的光照在全地。这双重焦点的异象又真实,又被理想化,可被形容成真实耶路撒冷被神拯救的情境,也可被体现为未来新天新地的公义之城。[11]

2.公义和公平的君王及弥赛亚[12]

          神是天上的大君王(六5),以赛亚看见异象后说的。神作王的信息贯穿整本书,神是圣洁及荣耀的王(六3)。神是王,所以颁布许多伦理、政治和历史的条例(会在讯息的部分详谈)。当耶和华与别神辩论的时候,多处提及神是王(四十一21,四十四6,四十三15)。神是王,祂有能力拯救,无论是即使或将来的拯救。地上的王与天上的王有什么关系呢?地上的王也就是大卫家,这也说到大卫之约。地上的王被神委任要来自理百姓。神透过以赛亚把治国之道告诉亚哈斯王(大卫家)。王是成就神心意(公义、公平)的工具。

九章2-7节提到一位王凭公义和公平执政。这里用四个名字带出王的特质: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恒的父及和平的君。这四个短句可用来形容王。这四个名字虽有意讲论神却不代表王就是神。神接着弥赛亚成为神心意的工具,给百姓带来公义和公平的国。

3.耶和华的仆人和列国[13]

以赛亚书后半部的重点虽是拯救,但是也有突出的仆人之歌。四十至六十六章的仆人,曾被视为一个团体(以色列国)或一个人物(一个个人、弥赛亚)。笔者认为书中的仆人也是‘多重焦点’。即是指以色列全体,也是指个人,甚至最后指向完美的仆人—弥赛亚。如果读了以赛亚书之后即把仆人单指弥赛亚,那么就会把当代的子民从一个重要的信息中抽离。以赛亚书的写成是有其历史背景,整本书其实都在对以色列说话,但是如果来到仆人之歌便把以色列抽离是很奇怪的。[14] 另外,现代读者基于对新约较了解而读以赛亚书的时候,自然地把新约弥赛亚读进书中而忽略了此信息也是对当代子民所说的话。当代的信息是神要求的公平公义必须透过当代的君王和先知在带领全国走向公义和公平时彰显出来。君王和先知是个人的仆人,以色列就是团体的仆人。以色列必须明白他们在当代所持有的身份,甚至所在的地理位置之重要。神拣选这子民是要祝福万国。[15]

当仆人指的是以色列或国中虔诚的余民的时候(四十一8,四十三8-13,四十四1-2,21,四十五4,四十九3),而后来在五十二至五十三章即讲述以色列遭遇的苦难,特指被掳的事件。这灾难是神用来拯救万国的方式。以色列为罪付上代价(四十2)、被救赎、被炼净,成为万国的仆人。以色列的苦难,将使列国归向神。当仆人指一个个人的时候是指过去,现在和未来不计其数神的仆人,譬如:所罗巴伯、约雅斤、摩西、约西亚、希西家、乌西雅和以赛亚。[16] 神的拣选在选民身上,但是选民仍是犯罪,他们被神审判、洁净、救赎,但当他们回归的时候,却没有达到神的要求,没有离弃罪恶,成为圣洁的子民。这是个问题,回归的子民却不像书中所说的仆人。这书中理想化的仆人因此也指向弥赛亚—完美的仆人。祂是忠心以色列的化身,成为真正为公义而受苦的仆人。[17]

4.神的仆人必须信靠神

神的仆人是否忠心于神的呼召与他是否信靠神息息相关。书中特别从二王即亚哈斯和希西家王的对比特出信靠神的主题信息。以赛亚亲自来到亚哈斯王面前,叫他要信靠神,可惜亚哈斯王情愿投靠亚述国的军事能力,也不愿意向神求兆头(七章),结果带来神的审判。亚哈斯依靠强权,但是不知道强权有兴盛的时候,却不能绝对兴盛,终有败落之时。王的智慧有限,智慧最终应该回到信靠神的基础上。[18]另一方面,我们看见希西家王的顺服使犹大国蒙神保守。但是最后他因把国中的财富展示给巴比伦的使者看,而被审判。此举代表希西家王仍旧依靠自己的财富而非依靠上帝而招致审判。

书卷的架构

笔者从学者们的四个结构[19]理出一个架构,架构如下:

一~六章:全书纲领

a.(一章)第一部导论

    (一1-15)犯罪的问题

    (一16-20)悔改的呼唤

    (一21-23)犯罪的问题

    (一24-31)审判、恢复、回归呼召

b.(二~五章)第二部导论

    (二1-4)以色列的呼召

    (二5)悔改的呼唤

    (二6-11)犯罪的问题

    (二12-五)审判及恢复

c.(六章)第三部导论:以赛亚的蒙召

    (六1-5)以赛亚的罪及悔改

    (六6-7)以赛亚被洁净

    (六8-13)以赛亚的呼召

七章:历史插曲

八~三十五章:神的审判

a.(八~十二章)神在耶路撒冷的审判

b.(十三~二十七章)神在列国的审判

c.(二十八~三十三章)神在耶路撒冷的审判

d.(三十四~三十五章)全地的审判与祝福

三十六~三十九章:历史插曲

四十~六十六章:神的恢复

a.(四十~四十八)救赎的预告 – 神的救赎

b.(四十九~五十七)救主的工作 – 神的仆人

c.(五十八~六十六)救赎后的复原 – 神的荣耀

以赛亚书中神的救赎是透过神的审判及恢复的方式来进行。神的子民原本就有神的呼召,在本书中提到的是以色列而他的呼召便是见证荣耀神,叫外邦人看见而寻求耶和华。但是,当以色列犯罪,偏离了神的呼召,神就呼唤他们悔改,他们若不悔改,神就实行救赎。救赎包括审判和恢复。这是个炼净的过程,使以色列被恢复及回归到原有的呼召上。[20]

本书是旧约先知文学的代表作。他具有三重的导论。唐佑之如此说:

‘本书开端也具极宏伟的气派,如一座偌大的礼拜堂,华丽与肃穆:又好似一栋华厦,庄严堂皇。进入这一座建筑物,都有三重门楼。第一重门楼是第一章,为审判与救恩的概论。第二重门楼是第二张至第五章,主题错综,有荣美的锡安(第二章)、圣城的丑态(第三章)、复兴的憧憬(第四章)、以及葡萄园之歌,悲情与盼望之声反复着(第五章)。第三重门楼是第六章,先知的敬拜蒙召与差遣。…’[21]

第一部导论(第一章)是对犹大子民说的。如书卷的开始与结束部分细谈的,(一1-15)以色列的问题是他们犯罪,犯罪的以色列无法活出神的呼召。(一16-20)所以神呼唤他们悔改,(一21-23)但是他们没有,(一24-31)于是神施行救赎,即审判的方式来炼净他们并回复他们的身份和呼召。

第二部导论(第二-五章)也一样。二1-4讲述以色列人原本的呼召,(二5)所以神呼唤他们悔改,(二6-11)但他们却是犯罪的,(二12-五)于是神藉着审判来恢复及重建以色列。

第三部导论(第六章)说的是以赛亚的呼召。(六1-5)当神光照以赛亚,他发现自己的罪而立即悔改。(六6-7)神洁净以赛亚并(六8-13)把他生命的呼召托付给他。

这就概括了整本以赛亚书所要表达的。七到三十九章是神的审判、四十到六十章是神的恢复。这种救赎就包括透过神的仆人,所以这里有几首的仆人之歌。神接着救赎(审判和恢复)让以色列回到祂的心意里。在五十八章到六十六章,看见以色列回归到呼召里面。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书卷主题

以赛亚书的主题是神的救赎。因着以色列的罪行,以赛亚宣告神公义的审判,并在审判之后对以色列人实行救赎的恩典。这不仅是著书的目的,从作者以赛亚的名字,也可以看到本书的主题。作者以赛亚名字的意义是“神的救赎”。救赎是从以色列开始,延续到全地(49:6)。[22] 救赎的过程是要透过审判、安慰、洁净使以色列民回到神的心意及最初的呼召里头。本书多次论及神的拯救、神的恩典、神救赎的功能,也给罪人预备一条靠近主的道路和一种坚定的盼望。[23]

书卷对上帝的子民(当代以色列和现代的教会)讯息是什么

以赛亚整卷书的讯息建立于:只有以色列的神是神的基础(六1),没有别神和世上的君王或权柄可挑战耶和华。不少对当代子民的讯息已在问题的部分提及,这里主要把以赛亚的思想归纳成为三大方面的讯息,即政治、伦理和犹大及耶路撒冷的将来。

论到政治,以赛亚呼吁国中的王要信靠神,不要依靠财富、军事能力和强国。神是掌管历史、万国和万邦的神,因此若以色列败落,甚至被巴比伦掳掠也是在神的旨意中,巴比伦或其他强国只是神审判的工具。所以重点就是,虽然国家领袖可以领导或是凭自己的聪明行事,但终究是神在掌权。[24] 这是对当代以色列的讯息。对于现代教会,教会是神所拣选的新以色列,也是神的仆人。神的仆人应当建基于对神的信靠。教会不该只是信靠现有的科技、过去的经验甚至单靠自己的智慧聪明,凡事都要回到神的律法里头,遵行神的律法及信靠神必带领教会。现代教会也当为在上执政的代求,深知道一个国家的未来在于在位君王的决定,当然也在神的掌管之中。教会应当站在破口中代求及宣讲悔改的讯息。[25]

论到伦理,神的要求乃是‘公义、公平’(一26-28,五7)。从耶路撒冷的异象中可看见神对公平、公义的要求,所描述的圣城是如何的。这说明以赛亚先知对以色列的斥责是有理的,以色列的屈枉正直,忽略弱势团体的需要。神对公义、公平的要求是基于神自己的属性。以赛亚多处形容神为‘以色列的圣者’,全书出现超过二十次。神不让犹大与别国联盟,是要他们分别为圣,成为圣洁的子民,符合神对公平、公义的要求。哪知以色列不但与别国联盟,还自取败坏,不悔改归向神。以色列是否愿意听命和悔改其实决定了神是否审判他们。但是到了后来,以色列已经没有悔改的余地,在以赛亚被呼召的时候,神已经告诉以赛亚,他要去传,但是百姓却不听。最后一些经文说到拯救必会出现,审判之后,神仍然怜悯。三十章19至26节说锡安哭泣过后必会快乐,神会‘包扎祂子民的伤口’。对于现代教会,神也同样要求我们行公义、公平,照顾社会中的弱势团体,确保社会的公平。教会应听从神的命令,若是犯罪了就要立即悔改,远离罪恶,选择走义路。

以色列是神的仆人,神拣选他们成为万国的祝福,他们本该凭公义和公平治国、行事、照顾弱势团体。本书是要帮助神的仆人在当代如何遵照神的旨意而活也就是顺服神的律法,行公平和公义。但是以色列犯罪,并骄傲像所多玛、蛾摩拉,看不见自己的罪,也听不见神藉先知以赛亚所宣告的话,于是神透过审判、炼净来救赎他们,使他们被掳又归回耶路撒冷。但他们归回之后依然无法成为神理想的仆人。论到未来的讲论中,弥赛亚成为了那理想化的仆人。耶稣不像那归回的余民,因为祂不曾犯罪,并且祂是属大卫后裔的君王。祂的身份像那忠心的余民,忍受神的审判—被钉十架,又归回—复活。弥赛亚成为神子民的盼望,成为新以色列的基石,使他们重获应许、生命和盼望。新以色列即是现代的教会,包涵了犹太人及外邦人,是神重新拣选的。从彼得前书二9,看见教会是‘被拣选的族类、有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属神的子民’。[26] 因此,教会的盼望就是弥赛亚,有了这样的盼望,教会更是要恢复起初的呼召,遵行律法、信靠上帝、行公义公平,成为愿意为万国付上代价的仆人,把光照在世界里,见证弥赛亚的盼望,使万国归向基督。[27]

附录

丁道尔旧约圣经注释对于整本书的架构:[28]

一~三十七章:君王之书

三十八~五十五章:仆人之书

五十六-六十六章:得胜者之书

John Oswalt解释整本书的架构:[29]

一~五章:问题的引言-犯罪的以色列人如何成为神的仆人?

六章:问题的答案-以赛亚的呼召。以赛亚不能自救,唯有靠着神的拯救、洁净才能回应神的呼召。

七~三十九章:讨论信靠的问题-二王即亚哈斯王与希西家王的对比。亚哈斯王因为不信靠神而失败;希西家王因信靠神而得胜。

四十~五十五章:神的拯救-神愿意拯救,拯救的方法就是透过一位理想仆人代赎的方式。

五十六~六十六章:蒙救赎的仆人有行为上的改变。

麦康维尔(Gordon McConville)解释整本书的架构: [30]

一~十二章:耶路撒冷受审判,蒙救赎

十三~二十七章:神的义在列国中建立

二十八~三十五章:耶路撒冷一王凭公义执政

三十六~三十九章:耶路撒冷得拯救,但巴比伦的威胁迫近

四十~五十五章:从被掳巴比伦回归耶路撒冷

五十六~六十六章:新天新地

马友藻解释整本书的架构:[31]

一~三十五章:神的审判

从这一部分再分出留个纲要,每纲要有一个大主题。

a.(一~六章)全书纲领 – 主题:梗概

b.(七~十二章)以马内利书 – 主题:以马内利

c.(十三~二十三章)列国受罚 – 主题:列国

d.(二十四~二十七章)以赛亚的启示录 – 主题:启示

e.(二十八~三十三章)祸哉之书 – 主题:祸灾

f.(三十四~三十五章)灾难与过度 – 主题:复原

三十六~三十九章:历史插曲

a.(三十六~三十七章)在亚述的阴影下,希西家的国命

b.(三十八~三十九章)在巴比伦的阴影下,希西家的生命

四十~六十六章:神的安慰

a.(四十~四十八)救赎的预告 – 神的救赎

b.(四十九~五十七)救主的工作 – 神的仆人

c.(五十八~六十六)救赎后的复原 – 神的荣耀

参考书目

蔡淑晶,《旧约导论——以赛亚书》,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马来西亚,2014。

贾玉铭。《以赛亚书讲义》。台北:橄榄文化基金会,1994。

傅理曼。《旧约先知书导论》。梁洁瓊译,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1986。

郎文,狄拉德。《21世纪旧约导论》。刘良淑译。台湾:校园书房,2012。

林岭啸。《以赛亚书讲义》。马来西亚圣经学院,马来西亚,2013。

刘嘉文。《旧约导论讲义》。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马来西亚,2014。

马友藻。《神必救赎:以赛亚书诠释》。美国: 华人基督徒培训供应中心,2004。

麦康维尔。《旧约文学与神学:先知书》。纪荣神译。文学释经系列。香港:天道书楼有限公司,2008。

莫德。《丁道尔旧约圣经注释:以赛亚书》。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2001。

唐佑之。《以赛亚书释义(卷上)》。香港:浸信会出版社,2002。

赵宁。《先知书启示文学解读》。北京:宗教文化,2011。

B.S. Childs. Introduction to the Old Testament as Scripture. London: SCM, 1979.

John N. Oswalt. The Book of Isaiah, chapters 1-39, The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86.


附注

[1] John N. Oswalt, The Book of Isaiah, chapters 1-39, The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86) 5-17.

[2] 林岭啸,《以赛亚书讲义》(大马:马来西亚圣经学院,2013)

[3] 唐佑之,《以赛亚书释义(卷上)》(香港:浸信会出版社,2002),48-53。

[4] 唐佑之,《以赛亚书释义(卷上)》,53-54。& John N. Oswalt, The Book of Isaiah, chapters 1-39, The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105-107.

[5]  蔡淑晶,《旧约导论——以赛亚书》,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3。

[6] 麦康维尔,《旧约文学与神学:先知书》,纪荣神译,文学释经系列(香港:天道书楼,2008),97。

[7] 贾玉铭,《以赛亚书讲义》(台北:橄榄文化基金会,1994),292。

[8] 赵宁,《先知书启示文学解读》(北京:宗教文化,2011),136-137。

[9] 麦康维尔,《旧约文学与神学:先知书》,96。

[10] 麦康维尔,《旧约文学与神学:先知书》,96-98。

[11] 蔡淑晶,《旧约导论——以赛亚书》,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6。

[12] 麦康维尔,《旧约文学与神学:先知书》,98-100。

[13] 麦康维尔,《旧约文学与神学:先知书》,100-101。

[14] 更多可参B.S. Childs, Introduction to the Old Testament as Scripture. London: SCM, 1979. 325-326,334-336或麦康维尔,《旧约文学与神学:先知书》,82-84的‘仆人之歌’一文。

[15] 蔡淑晶,《旧约导论——以赛亚书》,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7。

[16] 傅理曼,《旧约先知书导论》,梁洁瓊译,(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1986),214-215。

[17] 郎文,狄拉德,《21世纪旧约导论》,刘良淑译,(台湾:校园书房,2012),366-367。

[18] 麦康维尔,《旧约文学与神学:先知书》,102-103。

[19] 请参附录。

[20] 蔡淑晶,《旧约导论——以赛亚书》,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9。

[21] 唐佑之,《以赛亚书释义(卷上)》,47。

[22] 马友藻,《神必救赎:以赛亚书诠释》(美国: 华人基督徒培训供应中心,2004),6。

[23] 贾玉铭,《以赛亚书讲义》,5。

[24] 麦康维尔,《旧约文学与神学:先知书》,43。

[25] 蔡淑晶,《旧约导论——以赛亚书》,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11。

[26] 郎文,狄拉德,《21世纪旧约导论》,367。

[27]  麦康维尔,《旧约文学与神学:先知书》,101。

[28] 莫德,《丁道尔旧约圣经注释:以赛亚书》(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2001),41-47。

[29] 刘嘉文,《旧约导论讲义》,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2014。

[30] 麦康维尔,《旧约文学与神学:先知书》,56-57。

[31] 马友藻,《神必救赎:以赛亚书诠释》,12-13。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转载请注明:活水之声 » wei118 浅析以赛亚书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