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之声网站最新公告信息

wei104 浅析路得记——神的主权,人的责任

专题讨论 活水之声录音室 46℃ 0评论

www.livingwaterstudio.net
wei104  浅析路得记——神的主权,人的责任
撰稿:楷文

浅析路得记——神的主权,人的责任

绪论

(一)简介

在犹太人和基督徒圈子里,路得记都被珍视为圣经。当教会在主后第二世纪开始把各卷书收集时,路得记也在正典的名单上。福音书中也提到路得记(太一5;路三32),显示当时路得记已被视为圣经正典。 本书也常被用作探讨婆媳之间的关系,书中也充满爱的元素:婆媳之间的爱,主仆之间的爱和男女之间的爱,但是这本充满爱的书卷中您却无法找到“爱”这个字。修德尔这么诠释:“世界上没有一位诗人曾写过比它更美丽的短篇故事。”本书虽然精简,但却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思路极其精密及有条理。倘若整本圣经在描述一个“大故事”–“西乃的故事”,即上帝的救恩历史,则读者们可以理解路得记为“大故事”框架之下的一个“小故事”——旧约主流中的一个支流。这支流从主流而出,却又回流使主流继续发展下去,川流不息。[1] 路得记不仅阐述一则感人的故事,更诉说这一个老寡妇和一个年轻寡妇苦尽甘来的经历。读者可以把神掌管人的生命配合在整体中,因为神正在执行一个计划,要透过伟大的大卫那更伟大的后裔,来救赎人类。所以,整卷书卷的内容,都在神的主权下,奇妙的设计、安排和配合下发展进行着。

(二)作者与写作时间

本书没有显示作者的身分。他勒目(约主后200年)认为作者是撒母耳,但撒母耳却在大卫作王之前已离世(撒上二十八3),而本书暗示大卫作王是人所共知的。书中谈到士师时代时,把它当作过去的年代,而四章7节需要对脱鞋的习俗加以解释,可见记载那些事件的时候,它们已发生了好一段日子。在所罗门宫廷内的文士可能是可以进入皇室的公文保管处,而这个在文学和艺术上百花齐放的年代,极可能创作出这艺术珍品。无论如何,书中的内容向我们透露着一些小小的信息,作者文笔精湛,熟通律法,博览群书,且是精通大卫家谱记录的神之代言人。以法勒斯至大卫的家谱作为此书的结尾,透露以色列最伟大的王大卫是摩押女子路得的后代,并以大卫的名字作为全书最后的字眼,可见作者有意无意,或多或少的强调了大卫王的光辉,以及大卫是如何从一个小牧童成为大卫王的,因着大卫敬畏神,信靠神,合神心意。那么路得记的中心也是在讲神的子民(以利米勒)没有依靠敬畏神,从满满的变成空无,而敬畏神,信靠神,忠心到底的人(路得和拿俄米)从空无到更丰盛。因此客观的推断,本书的写作时间应该在大卫作王最光辉的时刻以后,亦是在大卫王与拨示巴犯罪之后的时间所做的,这包含着对当时以色列民的一个警戒作用。如果是在大卫作王最荣耀的那一刻,本书的开头或许就不用介绍以利米勒的丰满到虚空了,可直接讲有两个空无的寡妇,其中一个是外邦人女子路得。所以,有学者这么认为,此文作者可能是先知拿单,因为撒下十二章记载了耶和华差遣拿单去谴责大卫的罪犯,他没有直接正面的谴责大卫,而是智慧的运用一个精妙无比的故事引出了大卫的罪行,使得大卫认知后痛改过犯。[2] 而拥有这种文采和智慧以及对大卫家族的了解程度的先知拿单,撰写路得记作为大卫及后人的警戒。那么写作日期极有可能落在主前1000至主前900年。当然这只是一种客观的猜测与观点,有这种写作才能和风格并不代表作者一定是先知拿单,这样的推测其实还未涉及到大卫王朝至被掳时期间的其他先知的可能性。简言之,圣经正典当中的66卷书都是神的默示,这亦代表着圣经当中不会有任何的错误。因此本卷书的写作时间和作者并非绝对重要,更为重要的是,让我们透过路得记,一探神想通过这卷书卷对我们说什么,让我们有可以透过路得记更有效的回应呢?

(三)架构

笔者通过路得记所叙事的五幕情节:[3]

  1. 路得从摩押地移居伯利恒(1:1-22)
  2. 路得在波阿斯的田里拾穗(2:1-23)
  3. 路得向波阿斯提婚(3:1-18)
  4. 波阿斯买赎路得(4:1-12)
  5. 路得生俄备得/大卫(4:13-17)

以路得在全书中身份的转变为中心,做出全书的架构:

A她是外邦女子摩押人(1:1-4)

B空无贫乏的路得(1:5-10)

C她是无依无靠的寡妇(1:11-13)

D她是忠心到底的追随者(1:14-22)

E她是蒙恩、蒙赏赐的女仆(二:1-18)

D’她是忠心顺服的孝儿媳(二:19-23)

C’她是众人皆知的贤德女子(三:1-18)

B’丰富富足的路得(四:1-16)

A’她是大卫的曾祖母(四:17-22)

一、剖析路得记之主题

(一)书卷的开始

本书开始时提到士师记中所记述的历史时代(大概是主前1250-1050年),而士师记的结尾说:「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书二十一25)。路得记的结尾说:「耶西生大卫」,而大卫后来成为以色列人所期盼的王。「犹大伯利恒」相对于西布伦的伯利恒(书十九15),在创世记三十五章19节称为以法他;这名因以法他人(2节)而得以存留。伯利恒的名意是「粮仓」,而这名字反映了其田野和果园的肥沃。但甚至伯利恒也受到饥荒的打击,引致一个家庭暂时迁居至摩押。书卷开端阐明当士师秉政的时候,国内遭遇饥荒,客观的推断,本书记载的年代应该落在士师末期,士师时代末期的社会是非常混乱的,士师的品质也是越来越差一代不如一代,“以色列中没有王,个人任意而行”形容了当时社会的现状,人的任意妄为,也最终导致社会的腐朽,国内的饥荒。

有一个人名叫以利米勒(耶和华是我的王的意思)在国内遇到饥荒难处的时候,带着满满的,从伯利恒(粮食仓库、面包之城的意思)出去,并且是往罪恶之地摩押而去。摩押人,是罗得大女儿和罗得乱伦产生的后代,是罪恶的后代。因此摩押之地在耶和华眼中就犹如所多玛城一样的罪恶之地。起初只是寄居,而后来就住在那里了,在摩押地生根居住。以利米勒在面对困难时没有向耶和华求告,没有敬畏神让神作主,和他的名字不符合,反之擅自作主带着全家进了摩押之地。接着以利米勒死了,留下了妻子和两个孩子。第4节,拿俄米在丈夫死后还没有醒觉过来,使丈夫以利米勒葬在污秽之地,按照阿摩司所说被葬在了污秽之地这是一种刑罚(摩7:17)。[4] 同时允许自己的两个儿子在外邦女子中娶妻,摩西的律法禁止以色列人与外邦女人通婚(申7:1-4)。拿俄米不但犯了和丈夫同样的错而且还变本加厉。纵然人犯罪,但神仍能成就祂的旨意,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就像约瑟的故事一样,虽然他小时候被哥哥们卖到外邦为奴,但最终约瑟在埃及地作了宰相,成就了神的旨意和美意,使神的名得着荣耀。神也因此要借着外邦女子路得在之后的一系列事情中成就他的旨意和美意,因为神的意思本是好的。他们在摩押地继续住了十来年,第5节记载玛伦和基连还没有后嗣就死了,剩下拿俄米和路得,都没有丈夫,也都没有儿子。 读者们不难从第一章21节拿俄米的话发现端倪,她是满满的出去,耶和华使她空空的回来,所以她也意识到她之前的过犯,因为没有信靠神,没有遵循神的律法,使得她从丰富到空无。

(二)书卷的结束

本书开首记载了饥荒、迁徙和死亡,结束时则带着盼望期待将来。从列祖至大卫的名单,提醒读者,在拿俄米和路得身上发生的事,是神历代以来一直进行的救赎工作的一部分。人生充满意义,是因为耶和华曾向亚伯拉罕作出清楚的应许:祂在每个世代中都主动作事,彰显祂的位格,信守祂的应许,并达成祂的旨意。路得记的结尾我们可以轻易的看到,路得获得了富足。路得在众人的祝福下和波阿斯结婚了,并且神使她怀孕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俄备得,是将来大卫王的祖父。同时拿俄米也获得了富足,耶和华没有撇下她,使得她苦尽甘来,得以安享晚年。邻舍也因拿俄米的得着前来称颂耶和华的名,也祝福她们和她们的孩子,愿这孩子在以色列中得名声。 读者们可以看到这位幕后的掌权者一直帮助和保护着路得和拿俄米,使得她们有了孩子,并且已经策划好她们的后嗣,将有大卫王从俄备得的这条血脉体系中出来。

所以,书卷的结尾是神使路得和拿俄米从虚无中得着丰盛,也因着她们的信靠和忠心。你们得救本乎恩,也因着信;这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弗2:8)

(三)书卷主题——神的主权,人的责任。

神是永远的掌权者,也是那隐藏的帮助和保护者;人的丰富和空无全在祂手中掌握。人当尽自己的责任回应于神,人信靠神,敬畏神,忠心于神,神会赐人富足;人离弃神,不忠于神,随从己欲,富足也变空无。(伯1:21)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我们并不是因为神会赏赐而以“负责任的行为”回馈神。身为持守基督信仰的我们必须厘清当中的所以然。我们乃是深刻相信一切都在神的掌权中,神有百分之百的主权,人也确实无法干预也没能力干预。我们亦无法透过“负责任的行为”左右神的主权。然而这并不表示我们翘起二郎腿,什么都不做。而是用人当尽的责任,在神的主权当中,细嚼慢咽从主而来的丰沛,靠着他让我们得着丰盛与安息。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二、路得记所探讨的问题[5]

(一)追求今生VS追求永恒

书卷中有两对人物鲜明的对比,第一对是妯娌之间的对比,俄珥巴和路得。在书卷第一章的记载中,尽管拿俄米这么苦了,但她满有爱怜不想让两个儿媳跟着她苦,她把媳妇的益处置于自己之上,劝导两个儿媳离开她,改嫁过幸福有依靠的生活。在三番四次的劝导下,俄珥巴痛哭后真的回去了,她只坚持了一半,可能是想想真的要再找个好归宿生活下去才是个办法,或者是太顺服了,就听从婆婆拿俄米的话回去,无论怎么样,她考虑的只是今生的人、事、物,追求的是今生。而路得痛哭后依然留下来跟随婆婆,表明了她坚定的心志:(1:17)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死在那里,我也在那里死,埋葬,除非死亡把你我分开,如果我离开你,愿耶和华加倍惩罚我。

这显示出路得对耶和华和耶和华子民的真实信心、忠诚和爱。这是凭着信心而不是眼见,她所追求的是永恒。

(二)顺服神意VS顺服己欲

第二对的对比是波阿斯和那个所谓更近的亲属。那人在得地赎地时表示愿意赎买,但是谈论到也要娶已死的人的妻子摩押人路得时,且要为死人留后,(并还有年老的婆婆拿俄米要照顾)那人就退缩了,说这样有妨碍我的产业。那人只出于利益,考虑自身的益处,田地会带来利益,而路得和拿俄米只会带来负担,并且如果和路得生下的孩子还要归属他人(路得失去的丈夫家)的名下,有妨碍他的产业。

反观波阿斯是彻底顺服神的意思,他敬畏神,遵守神的诫命和律例,履行近亲的职责;他爱他身边的人,眷顾身边的弱势群体,他谦卑、慈爱、满有怜悯。

(三)外邦女子VS以色列民

我们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认识神,才能真正的认清自己的“真正身份”。这卷书的三章16节讲到:路得回家后,婆婆问:“女儿,你是谁?”[6] 拿俄米和路得生活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路得是谁吗?外表当然知道,但婆婆问的是内心,这个关键在路得怎么看待自己:是外邦女子?年轻的寡妇?女仆?妻子? 还是神的器皿?所以路得在拿俄米的帮助下最终认识了自己的身份,神也就在她的身上成就了祂的旨意和美意,使外邦人成为以色列人重要的体系中有名声的人物。救恩临到外邦人,并神兴起外邦女子来解决以色列人的问题。

(四)前线主角VS幕后主角

谁才是这卷书的主角呢?是路得、拿俄米、波阿斯这三位幕前的成熟人物吗?还是那隐藏在幕后的掌权者。当然,书卷的主角是幕后那位看不见的掌权者,因为整本圣经的主角都是神。即便这位幕后最大的主角只在舞台上出现过两次,一次在故事的开端(1:6),一次在故事的结尾(4:13)。但这两次已足够显示耶和华是唯一的赐生命者,他赐下田间的麦种和母腹中的后嗣。[7]

三、路得记对上帝的子民的信息

(一)对当代以色列百姓的信息

路得记的时代是在士师时代的末尾和大卫王朝的前夕,让当代的以色列民看见,在一个黑暗的时代,神并没有停止祂的工作。以色列在遭遇饥荒的年代,神没有撇下他的百姓,赐粮食给他们;路得和拿俄米在苦而无助的光景中,神帮助她们,使她们从空无到富足。就像当年上帝兴起摩西带领以色列民出埃及一样,上帝兴起了路得和拿俄米,将以色列民从黑暗的士师时代带往祂的应许之路。路得记也提醒当代的以色列民,神不看你的出身高贵或卑微,神也不看你的才干出众或平凡,神看重的是我们对祂的信靠和忠心。拿俄米和路得就预备着当代的以色列民,敬畏神,忠心于神就能得富足;反之,就必贫乏。一个名族,一个王朝的强盛与衰败也在于是否敬畏神,忠心于神,路得对神至死忠心,神使得她的后裔中更是出现了大卫王。

(二)对现代教会与基督徒的信息

1.爱的真谛

世人的爱是肤浅的,短暂的,有时反而导致痛苦的后果。惟有在主里的爱,才是深厚的,永久的,必能带给自己和别人真正的幸福。当今时代的许多基督徒的爱是自私的爱,是肉欲的爱,他们没有考虑把神放在第一位,而是把自己的需要放在第一位。路得、拿俄米和波阿斯三人互相之间的爱都是在“主里的”,他们都以爱神之心而爱人,将别人的益处置于自己之上,以致神使他们的爱存到永远;又因这爱使以色列从绝境中转向希望,自大卫王出现后,士师时代的羞辱和灰暗就彻底结束了。[8]

2.后现代主义社会中教会的使命和危机

路得记的时代背景是士师秉政的时代,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这岂不是与我们今日所生活的欲望型社会完全相似吗?人们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任意妄行。“不自由毋宁死;若自由人堕落”。这句话形容今日人们的现状是再贴切不过了。自由本是神给人的无价之宝,但是如何使用自由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路得记告诉我们,当他们把自由当作偶像,以致把神和祂的真理一概抛弃时,这种自由必产生灾难和痛苦,结果就是空无和被奴役——不自由了。[9] 士师时代的悲惨历史,岂不当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教会和基督徒的一大警戒吗?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结论

神的主权,人的责任。路得委身波阿斯成为神的子民,我们委身耶稣基督成为神的百姓。路得忠心追随信靠神,使得她从外邦的寡妇转变成贤德的大卫的曾祖母;我们忠心追随信靠主,使得我们虚空无指望的人生从此变得满是盼望。所以我们要专心依靠主耶稣,忠心到底,凡事以基督为先,使神的名得荣耀。神完全的主权,人有当尽的责任。

 

参考书目

陈怡新。《掌管明天的神》。路得记注释书。协传培训中心,2006。
陈则信。《神的器皿拿俄米》。香港:基督徒,1982。
狄拉德、朗多。《21世纪旧约导论》。刘良淑译。台北:校园图书,1999。
甫炳余。《路得记讲坛》。台北:贵格会华美堂,1977。
华尔基。《旧约神学》。香港:天道书楼,2013。
焦源濂。《爱的跟随》。台北:校园书房,1980。
刘嘉文。《旧约导论》授课讲义。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马来西亚。2014年4月27日。
潘文志。《从路得记看神的主权》。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马来西亚。2014年5月23日。
邵遵澜。《黑夜明星》。台北:荣耀,1986。
亚金森。《路得记》。圣经信息系列。台北:校园,2004。
杨睿哲。《路得记讲义》。香港:福音文宣社,2002。
周永健。《路得记》。圣经注释书。香港:天道,2006。

注脚

[1] 周永健,《路得记》,(香港:天道,2006),2

[2] 参自: 潘文志 《从路得记看神的主权》,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12。

[3] 华尔基,《旧约神学》,(香港:天道书楼,2013),1050

[4] 陈怡新,《掌管明天的神》,(马来西亚:协传培训出版,2006),28。

[5]参自: 潘文志 《从路得记看神的主权》,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14。

[6] 吕振中译本 (得3:16)

[7] 华尔基,《旧约神学》,1062。

[8]焦源濂,《爱的跟随》,(台北:校园书房,1980),14。

[9]焦源濂,《爱的跟随》,12。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转载请注明:活水之声 » wei104 浅析路得记——神的主权,人的责任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