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之声网站最新公告信息

wei055 探讨罗8章26-27“说不出来的叹息”之祷告的真义

专题讨论 活水之声录音室 23℃ 0评论

www.livingwaterstudio.net
撰稿:楷文
wei055   探讨罗8章26-27“说不出来的叹息”之祷告的真义

探讨罗8章26-27“说不出来的叹息”之祷告的真义

引言

美国知名作家、属灵成长学教授傅士德曾指出祷告是进入上帝之心的钥匙[1],而祷告伟人慕安得烈也提到基督徒“要得胜,完全在乎我们与基督之间的关系”,这关系包括了他们对基督完全的降服、充足的信心和不断的交通(即祷告)[2]。祷告,对基督徒而言并不陌生,当基督徒的生活面对困难时,祷告更显得尤其重要。对于祷告的真义,教会一般意见一致,然而自从灵恩运动开始之后,对于保罗在其写给罗马教会的罗马书8:26-27中所提到之“说不出来的叹息”见解的却有着不同的看法。

若祷告对基督徒那样重要,那究竟保罗所说这“说不出来的叹息”是什么意思?它又是谁的叹息?而这个叹息对基督徒的生命和生活而言又有何关系?它在基督徒的成圣生活里所扮演的是何角色?它会如何影响其信仰的实践?在这样的叹息之下的祷告又是怎样一种的祷告?会与平时一般性的祷告一样吗?还是另有别的意义在潜藏着呢?这些问题便是不容忽视的!就个人而言,这些疑难不单困扰着笔者多年,也影响着笔者个人对此处经文所提之祷告的认知、实践及生命的成长。因此,说实在的,笔者在本文中的目的是要借此机会解决这个不可避免的课题,尝试就以上几个思考问题为进路来对这“说不出来的叹息”作出研究和探讨,并期望能从中得着一个满意的答案,很大部分的原因是要借此以解笔者多年来心中的疑团,并帮助自己能在祷告的功课上能有更正确与更深刻的认识和实践。

一、罗8:26-27“说不出来的叹息”之真义

(一)这“说不出来的叹息”是什么?

关于罗8:26节的“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的“说不出来的叹息”究竟是什么的解释,在学者中大致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认为是方言,另一种说法认为是无法说出口的呻吟,认为是这“叹息”是方言的释经者为数不多,多数赞成后者的解释。

造成这种不同见解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对“叹息”这词的诠释不同。“叹息”这个名词在和合本的圣经于本章22节和23节中动词是属于同一字根的字,冯荫坤认为都应该译为“呻吟”,意为“无言的”、“没有表达出来的”。[3] 穆尔也觉得将这词解释为“可以发声但却是语言不清”的时候,就与林前十二到十四章的“说方言”一样,是指方言[4]。并且,他们认为那“呻吟”是信徒发出来的,但这“呻吟”是属于圣灵的语言,在这种情形下所做的祷告就是用灵所做的祷告。这时,灵的祷告就代替了心思的祷告,而这种“用灵而作的祷告”就与说方言相似,因此,这“叹息”即为方言[5]

很多学者否定这个结论,然而在处理这个说法上,笔者认为冯荫坤的论点较具说服力。他认为(1)并无证据显示罗马教会有偏灵恩的现象。(2)保罗并没有清楚地表明这“叹息”就是方言。(3)这是在讲圣灵的代求,但方言的部分内容是赞美或感恩。(4)方言是信徒自己的灵祷告,但这里是圣灵以自己的呻吟为信徒祷告。(5)这里是圣灵为众圣徒的祈求,但方言并不是每一个信徒都会有的恩赐。(6)这“无言的呻吟”是信徒本身察觉不到的,所以不是信徒自己的呻吟[6]。虽然冯荫坤的第(2)(3)(6)点并无多大的说服力,但其所提的第(1)和(5)这两点却是可以完全赞同的。因为保罗写信给罗马教会确实不是在处理类似哥林多教会那样的恩赐混乱问题,而是在陈述教义性的东西。另外,确实的是,不得不承认方言的恩赐并不是每个信徒都有,若这“叹息”是指方言的话,那么也就是说圣灵只为一部分信徒代求,却不为另一部分信徒代求,这是不符合圣经的启示。因此看来,罗8:26处所提到的“叹息”就不可能是指方言说的了。

如此,将此处的“叹息”处理为“未说出的”和“无言的”是更合理的,它在这里应该是指那压抑心中的“说不出来的”,无法用人的言语表达的呻吟。根据林日峰博士的课程讲义,罗8:26-27的内容是讲到基督徒如何在现世被虚空和败坏所辖制的苦境中忍耐等候将来之荣耀的事有关[7]。当基督徒经历在痛苦的处境下,内心痛苦的煎熬和压抑使其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和祈求,此时从他心里出来的就只能以这种“说不出来的叹息”所取代了。职是之故,将此处的“叹息”解释为无法言喻的呻吟便更为合适了。

(二)这“说不出来的叹息”是谁的叹息?这祷告是谁的祷告?

在处理了这“说不出来的叹息”是什么之后,接下来所要处理的就是它究竟是谁的“叹息”?若如前文所述,这“叹息”不是指方言,而是指无法言语的呻吟,那这声叹息究竟是指谁的叹息呢?是信徒的叹息呢?还是圣灵的叹息呢?

沈保罗、穆尔和唐佑之等多人都认为在罗马书第八章中所提到的三个叹息分别是指受造万物的叹息(22节)、圣徒的叹息(23节)和圣灵的叹息(26节)[8]。关于罗8:26节的诠释,其中穆尔认为“受造之物(第22节)、基督徒、和圣灵的‘叹息’之间有文学上的平行,圣灵的叹息在性质上和目的上却与其他两种‘叹息’大不相同”[9],相信就是这种的不同,使他相信这三处的“叹息”是指不一样的对象。但是,加尔文在他《罗马人书注释》一书中对22和23节的的解释虽与他们相同,是分别指万物和圣徒的叹息,但在解释26节的“叹息”时则直解为我们的叹息,只是将叹息的功劳归于圣灵,认为那是圣灵感动我们的心而有结果,而不认为是指圣灵的叹息[10]。而与加尔文存相同观点的就是卡尔•巴特,对于这,巴特写道:“我们祷告;但圣灵亲自以那在我们唇边彷徨的叹息替我们祷告。”[11] 换句话说,意即这“叹息”是基督徒在软弱彷徨时的呻吟,而圣灵就用基督徒内心中的这呻吟来替他们祷告。由此可见,对22与23节的解释,基本上并无异议,但却在26节上,圣经学者对此却存在着不一样的看法。

冯荫坤也赞成“这些叹息是圣灵自己的,与信徒在祷告时的叹息完全无关”的说法,认为这种呻吟“是基督徒本身所察觉不到”[12]。然而笔者并不赞成这样的说法。因为基督徒是在清楚察觉自己的软弱而无法发出言语向神祷告时获得圣灵的帮助,也就是说信徒能清楚体会自己的软弱,并经历着这种不知道应该如何为自己祷告、不知道该向神说些什么才好的苦楚,基督徒是在经历着这种无语问苍天之内心无法表达感受的情形,因此这叹息必定是与基督徒的情感感知有着很大的连系性的。并且若基督徒无法察觉这无助的呻吟的话,那又如何能体会到是圣灵在帮助自己的软弱呢?因此,将这“叹息”解释为基督徒自己的叹息则更为合理,因这是基督徒在痛苦的环境中于自己内心被压抑着的那种无法用言辞来表达之感受的呻吟。而圣灵知道我们的软弱,前来帮助我们,将我们唇边这种因内心的痛苦而发出的呻吟带到父的面前“照着神的旨意”来为我们代求。人最大的痛苦就是无法表达自己到底有多痛苦,但是圣灵知道,因此,衪可以在父的面前成为我们的代求者。笔者认为,这样的解释是合理的,也正是因为基督徒本身能深刻地察觉到自己的软弱和无助,才能深刻地感受到圣灵的大能和扶助。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二、罗8:26-27“说不出来的叹息”与基督徒的祷告之关系

罗马书这“说不出来的叹息”是在信徒“不晓得当怎样祷告”时才会发生的一种祷告形式,虽然信徒因为环境而有的软弱使自己的祷告也变得软弱,且到了已经“不晓得当怎样祷告”的情形,但这个软弱的祷告还是信徒自己的祷告。只是这种无言的情形是发生在信徒“软弱”的时候,并且根据庄刘真光的说法,这种软弱的产生是因为信徒处在一种
“already but not yet”的救恩张力下受虚空和败坏之辖制而左右为难的状况所导致
[13]。这种说法与佩特森所说的不谋而合,佩特森也认为这“叹息”是基督徒“处于洗礼和身体复活之间的中间状态”并“必须与基督一道受苦”而有的阵痛中的呻吟或苦楚中的叹息[14]。在忍耐等候将来之荣耀——就是身体得赎——的人生痛苦过程中,需要借着祷告来向神支取力量。但在软弱的时候,基督徒通常都会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祷告,正如马友藻所提出的,这不是因为不晓得祷告的技巧,而是已经不晓得应该祷告些什么内容才好[15]。正因为心里有话说不出来,所以才会有叹息发出,而无论是叹息或者是呻吟,它都必须是有声音可被听见的(即使是深吸或呼出一口叹息之气),就算它是压抑、低沉或模糊不清的。

基督徒会有苦难是难免的,因主耶稣也曾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约16:33)。”保罗在罗马书八章就是在讲基督徒在今世的苦难中如何存着盼望来等候将来的荣耀。虽然在今世的虚空、败坏和劳苦中被辖制着、经历着苦难,而在苦难中又经历软弱,但是,基督徒虽有苦难,也有祷告。祷告可以帮助基督徒胜过软弱及那艰苦的环境,然而此处所说的软弱也极可能是在指基督徒在祷告这件事情上其实也是软弱的[16],因此才会有“不晓得当怎样祷告”的光景出现。可是,就算基督徒处在软弱的景况下,就算其祷告的内容已经无力表达,但这软弱的祷告仍然具有奇妙的能力和果效。因为在信徒的软弱之上有圣灵的帮助,圣灵会将基督徒唇边这软弱的祷告、这无言的叹息带到父的面前。或许连祷告者本身也并无法明了自己这声叹息能向神表达些什么,但是圣灵却完全明了,因衪本就深明人的内心。而鉴察人心的神也知道圣灵的意思,这样,信徒在痛苦中因软弱而似乎没有祷告到的祷告,在圣灵的帮助下却成了一个意思完整的祷告,可以将信徒于苦境中的心境完全传达与神,达到祷告的最佳果效。如此说来,无论一个基督徒如何的软弱,甚至软弱到他“不晓得当怎样祷告”而只剩下“说不出来的叹息”的状况也好,只要他愿意凭着信心依靠神而来到衪的面前呻吟,圣灵就必会帮他,神就必会听他。

三、罗8:26-27“说不出来的叹息”的祷告在成圣过程中的关系

马友藻、布鲁斯和冯荫坤等圣经学者都将罗8:26-27中“说不出来的叹息”这一处的内容归于基督徒成圣的经文分段中。马友藻和布鲁斯都将罗马书6到8章归纳为一个段落,分别为“成圣(生活)”[17] 和“成圣之路”[18],这也是保罗在罗马书的内容铺叙,也就是说,罗8:26-27“说不出来的叹息”所讲到的内容是属于基督徒的成圣范围,基督徒在苦难中所发出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呻吟,对其成圣有着不可忽视的属灵意义。而冯荫坤更为细致的分段法,更是指出罗8:26-27的内容就是在讲“圣灵代祷的帮助”[19],由此可知,罗8:26-27是在讲有关成圣的事情,而“说不出来的叹息”是在讲圣灵将如何透过这个呻吟式的祷告来帮助在软弱中基督徒。既是这样,那么在罗8:26-27的这个祷告对一个基督徒的成圣而言乃为不可忽略且意义重大的,因此,有必要在这里对罗8:26-27“说不出来的叹息”的祷告作出定位,以明了它在基督徒成圣过程中具有着怎样的神学涵义。

保罗在罗马书本段(8:18-39)的经文中所要处理的乃是要帮助信徒如何有信心地来面对“现在的苦楚(8:18)”,他告诉罗马教会的信徒,他们是有“盼望(8:24-25)”、“有圣灵帮助(8:26-27)”、有神呼召(8:28-29)以及有神不离弃的爱(8:30-39)的一群人,靠着这些帮助,他们“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8:37)。综合前文后理,这里便很清楚指出,在基督徒成圣的道路上一定会遇到苦难,这是人所不喜欢听到的信息,却是属灵成长路上铁一般的事实。但问题是,为什么要有这些苦难存在?约翰欧文给出两方面的解释,一是苦难能炼净我们的邪情私欲,使我们成为圣洁;二是苦难能使我们的人生在神的圣洁和恩典下扎根更深,以至后来能结出更多圣洁的果子来。[20] 另外博爱思对保罗会提出这些苦难提供了一个较为人性化的解释,他认为保罗在之所以会在此处突然性地提到苦难有着两个原因。首先,他认为保罗是一个实际的人,而苦难对当时收信的对象是一个实际正在经历的事情;二来是为了要纠正在他们四周那些非基督徒对苦难所存的错误心态。[21] 我们必须如保罗所教导的那样去看待苦难,以苦难为那为我们效力的“万事”之一,是与我们的成圣有益的,这益处包括:(1)证明我们是拥有神儿子之名分的人。(2)借此可以得着能力为主作见证。(3)这是一条命定得荣耀的道路。因此受苦对基督徒而言不单必要的,也是有价值的。[22] 如此,苦难在帮助一个基督徒成长并恢复神的形象这件事情,不单不是一个拦阻,反而成了一个推力,以帮助他达到最终的目的。

在苦难神学中都会告诉人一个真理,就是苦难是化了装的祝福。保罗正在罗马书中向罗马那些正处在苦难环境下的基督徒们一层一层地拆开这份来自神的礼物,从将来的盼望、到圣灵的帮助、再到神的选召和神坚定的大爱,证实今世的苦难是可以胜过的。

在成圣这条路途遥远的路上,难免会有赶路的疲乏和困倦,心灵也难免会有软弱的时候,这种软弱使到一个信徒甚至没有能力去祷告。博爱思认为26~27节的祷告与15~17的祷告是串连的,在15~17节中保罗教导是圣灵赐我们能力祷告,而接着保罗就岔到受苦的问题上,然后又回到祷告的主题上教导说圣灵会帮助我们祷告(16~17节)[23],因为在苦难中,我们都会经历有如死荫幽谷般的软弱,祷告依靠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岂不也曾经历过如此的软弱吗?当耶稣知道自己要被卖在罪人手里时,衪在客西马尼所经历的苦难中的祷告(或说是阵痛式的祷告)让衪深深地体会到自己的软弱,衪痛苦到三次求父将衪的苦杯挪开。衪在世的一生中,只有这次跟父说“可不可以不要让他做这事”这样的话,可想而之衪所经历的痛苦是何其地深沉。基督徒在成圣路上面对苦难时也一样,在那样的情形下痛苦软弱到不知道当如何祷告才好,只能从内心深处发出那无法用言辞表达的呻吟而已。但圣灵知道我们的软弱,因此衪就过来帮助我们,将我们的叹息带到父的面前来为我们代求,就如父神知道主耶稣的软弱而差派天使来加添衪力量一样。主耶稣的呻吟是在客西马尼,而基督徒的客西马尼则是在他们的呻吟里。在这种呻吟中深藏基督徒最深的软弱,但却同时也深藏神浩大的能力,正如保罗在他软弱的客西马尼之后所听到天上的言语一样,那时神对他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徒12:9)。”

是的,在成圣的道路上无可避免的地会经历人生的痛苦,但这原是好的,因为“这一切的痛苦和艰难,无非是神的方法与作为,要使我们更像衪的儿子(8:29)”[24]。成圣的目标是要变得像基督,但在成圣的路上会有无可避免的苦难,但在苦难中,基督徒可以藉着祷告依靠神的帮助,即使是因为痛苦沉重而内心受压过甚导致我们说不出一句话来,口中只是满了无奈、无助的唉哼和呻吟,但圣灵却仍能使用我们的唉哼和呻吟来为我们代求。因此,罗8:26-27的“说不出来的叹息”在基督徒成圣过程中的神学涵义就再明显不过了。基督徒在成圣的过程中必会经历自己的客西马尼之苦难中的呻吟,但就在基督徒于软弱的谷底中发出似乎是弱的“最弱音”时,圣灵却能将它拿在手上转变为这世界上的最强音。正是这样无力的软弱彰显了神完整、完全的能力,也正是这样的经历,洗净了基督徒属世的污垢,越来越满有神的形象。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结语

综上所述,在罗8:26-27中,“说不出来的叹息”就是指基督徒在成圣道路上因经历苦难而有软弱且心中痛苦时所无法用言辞表达的呻吟,这呻吟是基督徒的,而不是圣灵的,虽然基督徒不懂这呻吟的意思,但是圣灵却知道。在这种情形下,圣灵会以帮助者的角色出现在基督徒的痛苦呻吟中,将这呻吟带到神的面前为他们代求。祷告是神在所有受造物中所赐下最美、最有能力的沟通方式,就算是在他们软弱到不像祷告的祷告中,神照样透过他们的祷告来施展大能。祷告很重要,在罗8:26-27中的祷告更加重要,因为这是在苦难中的祷告,这是无声胜有声的祷告,这是最不做作、最为真诚、声音最小但却力量最大的祷告。基督徒会经历客西马尼的路段,但客西马尼的经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你的客西马尼中连呻吟的祷告都没有。要知道,在基督徒苦难环境下,从他心中发出的一声软弱的叹息也足以震动天地。蚕必须经过蛹期的呻吟,忍耐等候破壳而出的日子才能变成翱翔天际的新生;基督徒也必须要像基督那样经历客西马尼的阵痛,并在其中以呻吟的祷告和圣灵的帮助忍耐等候得赎的日子才是效法基督的样式,才能磨成基督的形象。

参考书目

巴特。《罗马书释义》。魏育青译。香港: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8。
鲍会园。《罗马书》卷上。天道圣经注释。香港:天道书楼,2000。
布鲁斯。《罗马书》。丁道尔新约圣经注释。刘良淑译。台北:校园书房,1987。
冯荫坤。《罗马书注释》卷二。杨碧芳编。台北:校园书房,1999。
傅士德。《祷告真谛:寻找心灵真正归宿》。周天和译。香港:基道书楼,1993。
海尔逊。《罗马书》。种籽圣经注释。香港:种籽,1981。
加尔文•约翰。《罗马人书注释》。赵中辉和宋华忠译。台北:基督教改革宗翻译社,1995。
林鹤之。《灵命历程》上册。香港:天粮,1992。
林日峰。<罗马书>。授课讲义。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马来西亚,2015年。
马友藻。《罗马人的福音:罗马书原文诠释》。新约系列8。台北:天恩,2001。
马友藻。《从称义到成圣:保罗书信诠释》。新约系列9。台北:天恩,2005。
慕安得烈。《信徒祷告生活》。台北:更新传道会,1991。
穆尔。《罗马书》上册。麦种圣经注释,陈志文译。美国:麦种,2012),802-803。
佩特森。《面向终末的美德:罗马书讲疏》。谷裕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
沈保罗。《确凿不移的真理:罗马人书讲解》。生命诠释系列。香港:天道书楼,2002。
约翰欧文。《圣灵论》。何马可译。台北:改革宗,2005。
庄刘真光。《罗马书》。解经丛书。美国:真光协会,2010。

 

注脚:

[1] 傅士德,《祷告真谛:寻找心灵真正归宿》,周天和译(香港:基道书楼,1993),2-3。

[2] 慕安得烈,《信徒祷告生活》(台北:更新传道会,1991),64。

[3] 冯荫坤,《罗马书注释》卷二,杨碧芳编(台北:校园书房,1999),701-707。

[4] 穆尔,《罗马书》上册,麦种圣经注释,陈志文译(美国:麦种传道会,2012),802-803。

[5] 赞成这“叹息”为方言的学者有布鲁斯,参其著《罗马书》,丁道尔新约圣经注释,刘良淑译(台北:校园书房,1987),167。

[6] 冯荫坤,《罗马书注释》卷二,704-705。

[7] 林日峰,<罗马书>(授课讲义,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马来西亚,2015年),15。

[8] 沈保罗,《确凿不移的真理:罗马人书讲解》,生命诠释系列(香港:天道书楼,2002),271,792-800;鲍会园,《罗马书》卷上,天道圣经注释(香港:天道书楼,2000),263-268。

[9] 穆尔,《罗马书》上册,800。

[10] 加尔文•约翰,《罗马人书注释》,赵中辉和宋华忠译(台北:基督教改革宗翻译社,1995),202。

[11] 巴特,《罗马书释义》,魏育青译(香港: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1998),408。

[12] 冯荫坤,《罗马书注释》卷二,705-707。

[13] 庄刘真光,《罗马书》,解经丛书(美国:真光协会,2010),176。

[14] 佩特森,《面向终末的美德:罗马书讲疏》,谷裕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276-277。

[15] 马友藻,《罗马人的福音:罗马书原文诠释》(台北:天恩,2001),221-222;海尔逊,《罗马书》,种籽圣经注释(香港:种籽,1981),205。

[16] 海尔逊,《罗马书》,205。

[17] 马友藻,《从称义到成圣:保罗书信诠释》(台北:天恩,2005),31。

[18] 布鲁斯,《罗马书》,56。

[19] 冯荫坤,《罗马书注释》卷二,7。

[20] 约翰欧文,《圣灵论》,185,160。

[21] 博爱思,《恩典作王:罗马书第五章至八章》罗马书卷二,钟越娜译(美国:活泉,2003),456-459。

[22] 博爱思,《恩典作王:罗马书第五章至八章》罗马书卷二,459-464。

[23] 博爱思,《恩典作王:罗马书第五章至八章》罗马书卷二,500。

[24] 约翰欧文,《圣灵论》,185-186。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转载请注明:活水之声 » wei055 探讨罗8章26-27“说不出来的叹息”之祷告的真义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