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之声网站最新公告信息

g082 那些充斥在教会中的“迷信”

www.livingwaterstudio.net
g082 那些充斥在教会中的“迷信”

 

作者:孙宏广
来源:网路

 

【那些充斥在教会中的“迷信”】

 

一、得病无需要吃药或就医。

二、圣餐有如同药物般的医治功效。

三、在教堂或者讲桌前祷告很灵验。

四、圣经或十字架能辟邪。

五、耶稣的血能洁净房屋。

六、上帝赐福不需要工作。

七、有信心就能拥有一切。

八、不通达都是因为罪。

九、没有特殊经历就一定没得救。

十、触摸某些牧者能通神。

 

一提及“迷信”这个词汇,相信大多数基督徒自然而然都会联想起异教信仰与世俗文化。无可否认,那的确是某种事实。正如使徒保罗当时在雅典所看到的那样(【徒17:16】保罗在雅典等候他们的时候,看见满城都是偶像,就心里着急。)。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如今的基督教内却也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迷信”。这些“迷信”甚为盛行,且牵动着很多人的敏感神经。可以说,但有教会活动之处,或者但凡去详细品鉴那些基督徒的日常思维与行为,都会察觉出相应的“迷信”伴随。“迷信”阻碍着神人间的关系,蚕食着人类宝贵的灵魂,是不折不扣的“信仰毒药”!

  我们知道,正因为抵挡日趋严重的“迷信”行为,复原教才大踏步的从天主教中分离出来。天主教在神学上的错误很多,其“迷信”主要集中在“救恩论”、“教会论”与“启示论”上。比如:正因为其“救恩论”的错误,,因此,才发展出“赎罪券”、“马利亚无原罪”、“功德库”、“万圣节”、“炼狱”、“圣餐变质说”等多种错谬。又由于其“教会论”和“启示论“的偏差,才导致“教皇无误”、“教会传统等同圣经权威”等等错缪。此中危害,不一而足。可以说每一项都极其严重!正因为其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与真道渐行渐远,所以,才有了后来改教运动的归回重建。那么,是不是复原教教会就完全脱离与之相反,已然彻底脱离信仰的迷思了呢?也不尽然!

  人心是个制造偶像的工厂。所以,全然败坏的罪人一旦离开启示,那么,所有的宗教行为就会有如脱缰之马。人既然不可能自我认识上帝,从而“迷信”则是再寻常不过的行为了!圣经岂不曾劝诫我们:“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或作‘送礼物给别神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诗16:4上)”。因此,拘泥于“迷信”,只能让人愈发盲目,当真正醒悟之时,却早已冲入了那万劫不复的深渊。对于那些“善男信女”而言, “迷信”往往始源于一个错误的执念,这个执念引人入胜,既不轻易被发现,也不轻易被扬弃。可以说,与信心(正信)对立的就是“迷信”,而脱离圣经限定的更是“迷信”。那么,这些迷信主要表现在哪几个方面呢?为了便于分析,兹概括为以下十条:

  一、得病无需要吃药或就医

  如同那些宣称获得了某种“金刚不坏”之身的邪教徒一般,许多基督徒也认定得病是不需要吃药或者就医的。由于他们坚持得病后不吃药与就医,遂而导致基督教被一再的误解与毁谤。使得基督教与其他宗教的本质区别也被渐渐淡化,更导致教内各种非理性事件层出不穷。

  对于这些不吃药与就医者,他们的神学立基点是“上帝的护理”。始源于对这一教义的误解,他们宁可任凭自身条件每况愈下。他们认为:“基督徒得病就需单单依靠上帝,一旦吃药或者就医就算没有信心。而没有信心是上帝所厌恶的。既然上帝是负责任的,祂曾应许供给天上的飞鸟,那么,祂岂不会眷顾所有信徒吗?因此,信徒得病当然不用吃药!”我承认,这个论定中着实包含着某种事实,因为上帝的确在时时看护,不过,如果将上帝的眷顾毫无条件的套用在人的得病一事上,就略显片面与武断了!殊不知一切的药物与各种医疗技术也都是上帝所赐的普遍恩典。哪怕有信心如保罗使徒这般人物也曾提醒提摩太用药治病(【提前5:23】因你胃口不清,屡次患病,再不要照常喝水,可以稍微用点酒。)。在宏观宇宙中,上帝赐下了因果律,上帝自己不违背,也要求人类依循其规律。正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加6:7】不要自欺, 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人类的身体来自尘土,而一切动植物也皆来自于尘土。由于它们具备“同一性”,所以可以相互作用。吃药能医病是合乎上帝旨意的,况且上帝对人类因罪(始祖那一次引致各种关系被破坏的犯罪)而引致的病患感同身受(【太9:36】他看见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太14:14】耶稣出来,见有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治好了他们的病人。【可6:34】耶稣出来,见有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于是开口教训他们许多道理。)。

  吃药医病,天经地义。这不仅没有圣经的禁止,也合乎人类的普遍知识。上帝要求信徒好生对待自己的身体,因此,任何真信徒对自己都当竭力保养顾惜。用药与就医与信心好坏无关。一般情况下,拒绝用药与就医并非信心之举,反而善于用药与就医则是顺命之举。当然,这不是说我们在一切情况下都必须用药与就医。比如,许多基督徒由于罹患重病,显然一切的医治都无济于事,那么,他(她)当然理应耐性等候,将生命交托耶和华。并且,有些疾病,即使是还有一些复原的可能性,但自己真的早已身无分文,无法医治,那么他(她)也可以全然仰赖上帝。但如果不是身处在这类特殊情况下,那么,延缓自己的生命有何不可呢?西希家王岂不也曾祈求添寿续命(【赛38:1-6】那时希西家病得要死,亚摩斯的儿子先知以赛亚去见他,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当留遗命与你的家,因为你必死不能活了。”希西家就转脸朝墙,祷告耶和华说:“耶和华啊,求你记念我在你面前怎样存完全的心,按诚实行事,又作你眼中所看为善的。”希西家就痛哭了。“你去告诉希西家说,耶和华你祖大卫的 神如此说:我听见了你的祷告,看见了你的眼泪。我必加增你十五年的寿数;并且我要救你和这城脱离亚述王的手,也要保护这城。)?

二、圣餐有如同药物般的医治功效。

  圣餐礼是基督教最重要的两大圣礼之一。每一真理的教会都当及时按理举行(【林前11:27】所以,无论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但是,对于圣礼的意义却并非人人知悉,这导致每逢在举行圣餐礼的时候,总有些人心存“迷信”,“被祝谢后的饼与酒(或葡萄汁)有医治的功效”就是其中之一。在这个“迷信”思想下,时有会友偷留饼酒带回自家,意图通过拿回来的“圣物”医治亲友的疾病,又或者盼望给未曾与会的人带来某种祝福……这不是别的,这乃是极其迎合堕落人性的宗教行为。它即使没有任何的圣经根据,却也被人们所一再坚持。其原因不外乎就是对于某些人而言,“灵不灵”总比“真不真”重要。当初,使徒时代发生的一系列神迹都是圣灵为了建立其早期教会强力做工的结果(【徒5:12-16】主藉使徒的手在民间行了许多神迹奇事。{他们都同心合意地在所罗门的廊下;其余的人没有一个敢贴近他们,百姓却尊重他们。信而归主的人越发6增添,连男带女很多。}甚至有人将病人抬到街上,放在床上或褥子上,指望彼得过来的时候,或者得他的影儿照在什么人身上。还有许多人带着病人和被污鬼缠磨的,从耶路撒冷四围的城邑来,全都得了医治。),这并不是说我们可以如法炮制。正统圣餐论既反对“变质说(天主教)”,亦反对“同质说(马丁路德)”;既反对“象征说(慈运理)”,唯坚持“临在说(加尔文)”。因此,那些一切有关于圣餐的“迷信”实不该在复原教群体中出现。“临在说”指示我们:即使是被祝谢后的圣餐也并未产生任何的本质变化,从而也不具备什么神奇的魔力。当然,这并非说圣餐礼本身毫无价值,这乃是说圣餐之功效全来自于那在圣餐中发出应许的上帝。正因为上帝曾应许通过合法的盛餐礼与信徒丰满的同在,信徒在参与此圣事时才有得着。而上帝赐福的途径则是人的信心。因此,不在罪中转回且没有信心的人休想通过圣餐获得任何有关于身体和灵魂的益处。

三、在教堂或者讲桌前祷告很灵验。

  比上面的“迷信”更离谱的是认为“在教堂或者讲桌前祷告很灵验”的想法。曾经,我明明见过个别人,一来教堂就匆促的对着讲桌叩首,似乎那里聚集着某种精灵,因此,祷告后会得蒙纪念与应允。总有信徒自己在家祈祷无甚感觉,可是一来到教堂就仿若置身天际,这类人比比皆是。试问,普天之下,哪里是圣地呢?又率土之滨,哪里是天门呢?一个教会,倘若不遵行主道,无论其规模如何,都必定被渐被拆毁(【启3:16】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一间教堂,哪怕再怎么华丽,只要失去其存在的目的,就必备上帝所弃用(【代下2:6】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他居住的,谁能为他建造殿宇呢?我是谁,能为他建造殿宇吗?不过在他面前烧香而已。【耶12:7】“我离了我的殿宇,撇弃我的产业,将我心里所亲爱的交在她仇敌的手中。【王上9:8】这殿虽然甚高,将来经过的人必惊讶、嗤笑,说:“耶和华为何向这地和这殿如此行呢?”)。所以,不要“迷信”什么圣地,圣所。对于我们这些后世的基督徒而言,耶路撒冷也并非天堂(【加4:25-26】这夏甲二字是指着阿拉伯的西奈山,与现在的耶路撒冷同类,因耶路撒冷和她的儿女都是为奴的。但那在上的耶路撒冷是自主的,她是我们的母。)。只有无形教会才是已然的“天国”。教堂或者讲桌本身并不比圣徒家里神圣。只要笃信上帝,并时时遵行其旨意,那么在那种处境下都在地如同在天。

  当然,庄严的教堂能够安静人心;而传讲真理的讲台则更加慰藉人心。所以,这些都是好的。但如果教会只一味地醉心于这些外在的装饰,而忽略了对上帝的敬畏的话,那么,这种本末倒置的行为必将使信仰徒剩躯壳!

四、圣经或十字架能辟邪。

  乍看此思想或者多数基督徒会感到匪夷所思。但是,这确是流行于大陆基督教世界的普遍看法。往往由于大陆基督徒曾浸淫在其中的特殊文化背景,导致即使是其身入教内之后也难以逃遁那些世俗势力。尤其是在“东西合并”以后,那种仅仅是替换了所拜神名的混合性信仰既新鲜出炉了。故而,为了能辟邪,多少基督徒将圣经随手携带,仿若一旦邪灵临身,就能用其抵挡一般。至于那些把圣经枕在枕下以求平安的则更不在话下。还有部分基督徒不惜花费重价购买十字架饰品。有十字架项链,还不乏十字架指环。这些人赋予了此类饰品以充沛的情感,妄图通过这些饰品规避灾难。因此,如同新车出厂需要结系红绳一般,又如仿效异教徒的桃木剑与貔貅一样,基督徒没有几个“宝器”怎成?故而,大家才大买特买各种与基督教有关的物品,什么耶稣牧羊十字绣,什么圣母怀抱圣子图……当这些物件如同“救主受难钉”一般被圣化以后,仿佛佩戴这些物件就获得了“金刚罩,铁布衫”。日后必然百毒不侵了。殊不知上帝一再禁止信徒为上帝造像(【出20:4-】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像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侍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 神,是忌邪的 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作为基督徒,一切行为当以圣经为准,背离圣经的教训就会得罪上帝。得罪上帝才是最大的危机,这远比得罪魔鬼更可怕。并且,如果所谓的基督徒心无敬虔,远离真道,哪怕是阅读圣经原典或者直接环抱基督殉难当时的十字架也不见能获取多少益处。因此,圣经固然是好得无比,但却要善加使用,不然误解圣经所带来的危险是无法估量的(【林后3:6】他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精意。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同时,切勿再迷信什么饰品能够辟邪,因为上帝特别厌恶在祂之外寻求保佑,所以,我们必须及时悔改归正!

五、耶稣的血能洁净房屋。

  为了凸显主耶稣宝血的功效,许多人任意无限引申。这使得对某些人而言,主耶稣的宝血几尽成了教内最实效的法器,尤其是以梁琼月为代表的极端灵恩神秘派大师们。在她(他)们的神学里,耶稣的血可以被人自由支配,不仅能在信徒和魔鬼之间立起一道屏障,反而能够洁净信徒家的一切物件。正因为对此道理的执迷,遂导致各种荒诞不经的怪事层出不穷。比如,信徒乔迁新居需要请牧者到场,如同和尚作法一般为房屋祷告,透过耶稣的血划出界限来,以保障信徒家不受魔鬼的侵害!

  还有些信徒,出于良心的软弱,总担心自己的新房曾经是坟茔之地或者群魔营垒,因此需要洁净后再使用,唯恐未做什么洁净祷告就会沾染那些污秽之气!不仅如此,在这些人的信仰里,往往血不离口,他们会时不时的祈求“耶稣的宝血厚厚的涂抹”自己的罪(这在某个场景下或者并不算错),也妄图通过耶稣的宝血医治一些严重病患。他(她)们对宝血有一种迷恋,乃是由于自己故意或非故意的误解了宝血的作用。在他(她)们的一切举动中,透漏出一个严重错谬,那就是耶稣的宝血仿佛是积存下来的,仿佛在耶稣流血事件后,宝血是用之不完的。因此,在基督徒平生的许多场合,只要有信心,就可以被某些特权人物来支配,这里撒(洒)一点,那里撒一点。而对于一切有关于信徒成圣的本分而言,他(她)则更信赖宝血的实际涂抹,而不是自己的遵守主道。也就是他们相信,只要一经祷告,耶稣的宝血就定然会被再次使用起来,如同创可贴或云南白药那般直接敷在患处,使得那些棘手的属灵之事彻底解决……这种思想的危险之处在于神化宗教活动的本身,却忽略自身成圣的急迫性。殊不知,当圣经中使用“耶稣的血”这一题目时,无一例外是指“基督赎罪在上帝面前所产生的法律效用”,也就是“基督流血事件对于选民所产生的客观救赎性”。我们看一下经文:

  【罗3:25】 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要显明 神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

  【林前11:25】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

  【弗2:13】你们从前远离 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        【来9:14】何况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 神,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原文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侍奉那永生 神吗?

  【来10:19】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

  【来10:29】何况人践踏 神的儿子,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你们想,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

  【来12:24】并新约的中保耶稣,以及所洒的血。这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       【来13:12】所以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

  【约壹1:7】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 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启1:5】并那诚实作见证的,从死里首先复活,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有恩惠、平安归与你们!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脱离”有古卷“洗去”)。

  【启12:11】弟兄胜过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

  通过这些经文,我们可以获知,基督的流血事件是在历史上只发生过一次的客观事件,它绝不会再行重演。因此,诸如天主教那般声称每一次举行弥撒都是再献上基督的道理是极其亵渎的。基督的流血事件只与基督徒的得救地位有关,它保障了一切被重生的基督徒良心之自由。而对于那些什么房子,车子等在内的产业而言,没有任何功用。关于基督徒生活中的那些领域都得诉诸于上帝的护理,而不是基督的流血。耶稣的宝血只流了一次,而不是多次(【来9:24-28】因为基督并不是进了人手所造的圣所,乃是进了天堂,如今为我们显在 神面前;也不是多次将自己献上,像那大祭司每年带着牛羊的血进入圣所。如果这样,他从创世以来,就必多次受苦了,但如今在这末世显现一次,把自己献为祭,好除掉罪。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信徒祷告必须相信主耶稣宝血对于洁净自己的不变功效,那是恒长不变的。因此,信徒不应该在祷告中求主再次洁净自己,乃是当祈求上帝本着耶稣已付出宝血之代价的事实来施行赦免。

六、上帝赐福不需要工作。

  很久以前,在初涉基督教的时候,我就听人说过基督徒总有一些来财的神奇手段,那时还颇为不解,想不透为什么基督徒不用劳动就可以衣食无忧。后来,随着那人最终滑向异端,这个困惑方告完结。

  有一个现象值得大家注意,那就是许多事实表明:有相当一部分基督徒在入教后更加懒惰与放纵了。他们不做工,但却信心满满的妄图等候上帝的赐福。他们认为越做工就表明依靠的是自己而不是上帝,只有被动地不做什么,那样在上帝动工赐福后才可以将一切荣耀百分百的归于上帝。照比清教徒们的睿智与勤劳,而今的基督徒大抵都很避世做作。这是极其严重的背道。是的,基督徒当依靠上帝(【箴3:5-7】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不要自以为有智慧,要敬畏耶和华,远离恶事。),需要信赖上帝的赐福(【伯1:21】说:“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但这并非说明基督徒无需劳动。当知道,上帝特别厌恶懒惰者(【箴6:6】懒惰人哪,你去察看蚂蚁的动作,就可得智慧。【箴6:9】懒惰人哪,你要睡到几时呢?你何时睡醒呢?【罗12:11】殷勤不可懒惰。要心里火热,常常服侍主。【提前5:13】并且她们又习惯懒惰,挨家闲游;不但是懒惰,又说长道短,好管闲事,说些不当说的话。),上帝反而要求一切信徒殷勤努力,敬虔度日(【弗4:28】从前偷窃的,不要再偷。总要劳力,亲手作正经事,就可有余,分给那缺少的人。)。而今,很多人的贫寒都与自己的游手好闲有直接关系。上帝绝不会在人的惰性上推波助澜。因此,不改此恶习,就休想蒙什么大福!

  在圣经的教训中,上帝赐福亚伯兰到雅各这几位族长,但他们却都是亲自劳作的。亚伯兰亲自置业(【创24:1】亚伯拉罕年纪老迈,向来在一切事上耶和华都赐福给他。);以撒亲自种地(【创26:12】以撒在那地耕种,那一年有百倍的收成。耶和华赐福给他,);雅各亲自牧羊(【创35:9】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 神又向他显现,赐福与他。)。连集财富智慧于一身的所罗门都需要制定淘金计划(【王上10:11】希兰的船只从俄斐运了金子来,又从俄斐运了许多檀香木(或作“乌木”。下同)和宝石来。);而保罗使徒还曾一度织造帐篷(【徒18:3】他们本是制造帐棚为业。保罗因与他们同业,就和他们同住作工。)

  上帝的赐福不反对人自己的勤劳。勤劳无过,只是任性有过。当然,基督徒也不能单单凭靠自己的一己之力。因为,过于信任自己也是一种迷信。基督徒需要理性行事,需要相信超然的神,同时做自然的人。

七、有信心就能拥有一切。

  对于在成功神学下的基督徒而言,信心是支取上帝一切恩典的不二手段。因此,无论何人,有信心就代表拥有一切。他们把“在基督里”与“按着神的旨意”等一切与规范有关的真理全部选择性屏蔽,只剩下祝福、恩典与应许。在他们圣经里,似乎没有罪,亦没有相应的刑罚。赵墉基的《第四度空间》中那种“信心孕育法”就是此类人士的“法理依据”。赵师傅声言:“祷告不蒙应允与祷告太笼统有关,因此,祷告需要具体化到极其细致的程度。当基督徒祷告后,即使尚未获得所想往的,但那个祷告就如同孕妇怀孕一般,只不过在被应允的过程中”。比如,我想要一台新电脑桌,所以为此在上帝面前祈祷,我并非只简单的求上帝赐我一台电脑桌就草草了事,我乃需告知上帝关于此电脑桌的尺寸、颜色与材质等一系列信息。之后,就要信心满满地等候上帝的回应。而没得到之前的这个过程就是“孕育”阶段!根据此法,信心是获得一切的前提。因此,只要有信心,祷告方法也正确,那么,什么豪车、别墅、美女、权势则都如同囊中之物一般。与赵师傅同一阵营的还有辛班尼、康希、约瑟普林斯等怪咖。他们利用基督教,大肆欺骗信徒感情,一再向那些无知的善男信女兜售成功致富之诡道。这类人千篇一律的相信“上帝希望信徒富足,并且贫寒乃是咒诅”。他们似乎根本没看见在同一本圣经中,虽然有财主信徒约伯与所罗门等,却同样有草根信徒乞丐拉撒路与渔夫彼得等。甚至连神子道成肉身后所选择的处境都是至为贫寒的,主耶稣只是以木匠为职业。

  但这并非说基督徒就该故作贫寒,这乃是说基督徒不能贪得无厌。我们必须因着天国的缘故学着在今生满足(【提前6:8】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那些贪婪之人是决计无法好好服侍上帝的(【提前6:10】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有信心就能总有一切这个迷思不过是罪人天生的宗教性所引致的想当然而已。当这个思想和成功学联系起来的时候,就成了“成功神学”。他们无一例外的把基督当成了财神,或者把基督教视为异教庙宇。试问,有信心就真的能拥有一切吗?上帝会随意被人所支配吗?任何事物,究竟是上帝在做主还是我们在做主?如果有信心就能拥有一切,那么只会助长恶人无休止的贪求。信心是上帝赐福的媒介或者渠道,但其不是主因,更不是法宝。使徒保罗有信心,但其“身上的刺”却并未因着祷告被主除去。要知道,祷告根本不是为了改变上帝,乃是为了改变自身。而一切祷告蒙应允的原因都是那个祈祷“合乎上帝的旨意”。我们不能通过祷告“改变上帝的旨意”,但却可以通过祷告“成全上帝的旨意”。

  当会众出问题时,牧者随随便便的一句“只要继续相信”就打发了,这是一种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敢问,在他们的良心极度受伤之后,该怎么继续相信呢?当一个人的信心脱离上帝的话语,是怎样意义上的信呢?是的,基督徒需要持续相信,但这不是说信能医治百病,或者信能通吃一切。不扫除信的障碍,就会造成会众的心里阴影。那样的信是迷信,并不是正信。基督教所讲的信是建基在上帝话语上的,没有上帝清晰的应许,就没有人会获得真正的确信,而没有确信,则是自信。

  另外,我们必须晓得,信心具备反合性,从其来源而言,它是上帝的一种赏赐(【来12:2】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 神宝座的右边。)。没有圣灵的工作,就没有任何人能够获得真正的信(【徒3:16】我们因信他的名,他的名便叫你们所看见、所认识的这人健壮了。正是他所赐的信心,叫这人在你们众人面前全然好了。【罗12:3】我凭着所赐我的恩,对你们各人说: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要照着 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没有上帝的护理,就没有人能继续持守信心(【路22:32】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人只是“经验”信心,或者说“使用”信心,却不是“制造”信心,或者“自有”信心。

八、不通达都是因为罪。

  当人在建立信仰根基时怎么领受道理,对其后来的影响极其巨大。如果其接受的真理比较整全,则后来的偏差就不会太大;而若其接受的道理残缺不全,那么日后势必会有失偏颇。当人接受福音时是社会福音,在那个福音里只有美丽的承诺,没有相应的警告,则此信徒一旦遇到哪些不顺畅,不亨通则一定埋怨上帝。在“撒种的比喻”中(太13章),那落在土浅石头地里的种子发苗最快,不过一经太阳照射,随即也就迅速枯干了。另外那些撒在荆棘与蒺藜里的,当荆棘和蒺藜长起来就把道挤住,这不外乎就是指有些人听了道,但苦于今世的思虑与钱财的迷惑使得道不能真正的结实。而今,在教会中的信徒大部分在这两种处境中。我们为信仰预设了太多圣经从未有过的假设,妄图一直活在各种神迹当中,总想着规避问题和困难,不愿意直面痛苦与剥夺。圣经一再宣告:

  【徒14:22】坚固门徒的心,劝他们恒守所信的道,又说:“我们进入 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

  【太10:39】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

  【提后3:12】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 -/迫。

  【约15:20】你们要记念我从前对你们所说的话:“仆人不能大于主人。”他们若逼 -/迫了我,也要逼 -/迫你们;若遵守了我的话,也要遵守你们的话。

  【来12:11】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

  因此,没有真正的基督徒可以凡事顺利,平步青云。基督徒走的是窄路,此路异常崎岖。倘或越走越宽就当小心,看看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因此,任何真信徒都无法逃避苦难。苦难是多方面的,它可能是经济上的,也可能是健康上的;可能是小众化的,亦可能是大众化的。在得救后,基督徒的世界观被更新了,因此,会与世人格格不入。我们是寄居在世上的客居,因此自己的生活方式与世人的完全相左。即使我与他赞同,他却绝不与我赞同(【彼前4:4】他们在这些事上,见你们不与他们同奔那放荡无度的路,就以为怪,毁谤你们。)。基督徒在世上处处碰壁并不算什么,反而是好事。这不过说明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而已。

  那么,有些人势必会说,在旧约,一系列经文岂不说明,敬畏耶和华,遵守其诫命的都会亨通吗?尤其是约书亚(【书1:8】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要知道,那些应许无一例外不是指人在上帝面前的属灵生活,敬畏耶和华,遵守其诫命者都被上帝所悦纳。尽管在那些世代也涉及一些凡俗之事,正如但以理在几代朝中为官,但这个个人性的经历既不可被复制,同时    我们能吸取的教训不过是在任何处境下都有上帝的美意,因此,其内涵尽皆都是属灵的。       在《约翰福音》九章第二节,门徒问耶稣说:“拉比,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这是一般常人对人类苦难最直接的理解。正是在这个思想下,似乎一切不通达都与人的罪有关。是的,我们如果从远因上来看,人类一切苦难着实是与始祖那一次犯罪有关,这是指苦难的终极肇因。但这并非说明每一件发生在我们生命中的具体之恶都一定是因为罪。罪会带来因果律上的代价,但上帝的主权却可以使用一切,包括人的残疾与疾病等彰显祂的荣耀。

九、没有特殊经历就一定没得救。

  在很多人的信仰里,都极其推崇那些玄而又玄的超然经历。即使是到了今天,有些人还用所谓的“异像”与“异梦”等来揣摩上帝的旨意。其实这些都是徒劳无功的。我们承认,真信徒大抵都有些超然经历,但真信徒却应该时时凭靠真道。真道是衡量一切经历的准则。没有真道的普及,就没有任何可靠的经历。上帝厌恶人只醉心于神迹却并不笃信其旨意(【太16:4】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神迹,除了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看。”耶稣就离开他们去了。)。经历神迹的大有人在,但是不是每一位都能真正信主呢?不见得!曾经,十个麻风患者都来寻找耶稣,希图获得医治,结果也都如愿以偿。可是,在重复健康之后,却只有那位外邦人前来颂赞上帝(【路17:17】耶稣说:“洁净了的不是十个人吗?那九个在哪里呢?)。基督也曾两次施行掰开饼鱼的神迹,但跟随到底的却寥寥无几。        关于自己得救与否,我们必须透过圣经给定的方法来判断。那些都清楚的记录在《约翰一书》中。比如:自己究竟是不是承认耶稣是道成肉身来的神子,自己究竟是否在遵行主道,自己是否真的打心底里爱其他弟兄等。一旦将得救与否的事诉诸于某些特殊的超然经历,就会瞬间陷入各种危险当中。正因为如此,哭重生派才以痛哭的经历作为标准,极端灵恩派才以说方言作为标准,更为奇葩的是呕吐重生派竟然以是否吐出了所谓的“赃物(罪的肮脏)”作为标准。这些标准都是自设的。在这之外,还有人靠听某种声音,有人靠某种兆头,甚至有人依据别人的判断来判断。这都不过是一些无知之人。

  基督徒啊,你有没有亲眼见过基督不重要,但你有否听从他的话很重要;你有没有做过梦不重要,而你是否立志在基督里做新造的人却很重要。基督徒不可自欺(【林前6:9】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 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林前15:33】你们不要自欺,滥交是败坏善行。【加6:7】不要自欺, 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自己若果是真的,就不怕被验证;而自己若果明明是假的,倒要立刻去悔改。

十、触摸某些牧者能通神。

  在近代中国教会的发展历程中,那些“触摸某些牧者能通神”的蠢事不绝于耳。他们认为,教牧人员都已被圣化,因此上帝一定更多与他们同在。在他们的印象里,似乎牧者都是不用上厕所的,也不用吃什么食物,整天在云中飘着,时不时的还会发出法力。甚至他们的体液都是可以被积存起来膜拜的。这导致了“牧师祷告更经验说”,或者“服侍神仆就是服侍神本身”的看法。

  在这些愚不可及的思想驱使下,有些所谓的牧者俨然成了邪教头目,成为基督教内的“王林”与“李一”之流,坑蒙拐骗,坏事做尽。他们常常假借“过灵床”与“婚姻辅导”等名义强暴无脑女性。而这些事件一旦曝光,却发觉实在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为了能通神,许多人甘愿牺牲自己。不!应该是“奉献”自己。那样,修炼可以走捷径。        其实,人算什么?不过是器皿而已。但凡没有真正建立起正确的上帝观的人都往往会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认为牧者个个都如同摩西,动辄翻云覆雨,脸上充满光芒。又好比以利亚,一祷告就左右气候,一开口就杀人成堆。殊不知大多数牧者却形同彼得,按其本职而言,就一渔夫而已。

  改教运动最响亮的口号就是“信徒皆祭司”。此口号道明了每一基督徒都当有的尊容。当然这不是指实际职分意义上的祭司,乃是指功用上的祭司。因此,新约的基督徒根本不用再来到哪些特权人员或者其他中保前面朝见上帝,乃是可以最直接地敬拜真神。那阻碍于神人间的幔子已被唯一的中保基督取代,那么,所有信靠基督之人则都获得了直接觐见上帝的特权。不仅如此,身为基督徒,无论男女,同时还可以向一切普罗大众引荐基督。这时,他反而成为了中间人。

  走笔至此,已至凌晨。但依旧心有伤恸,难过异常。想来在这迷信横行之际,多少所谓的挂名基督徒却在教会中直入地狱,实在可悲可叹。迷信,不知毁了多少的家庭和教会,又有多少人痴迷于迷信却故作虔诚!信得久不如信得正,信得深不如信得真。苏醒吧,基督已经光照你了!基督徒是多么荣耀的身份啊?他本有管理一切的自由,正如马丁路德所言。但请千万不要把这种自由放在迷信中浸染,不然,就是在蚕食生命……

转载请注明:活水之声 » g082 那些充斥在教会中的“迷信”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