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livingwaterstudio.net

題目:《揭发朱俊钦(Richard)性丑闻》

2012.09.06

特别通告~~

有关朱俊钦多年来的罪行——三十多年来对无数女性(特别是女中学生)进行性骚扰,包括非礼、强奸、迷奸等,此人一再表示懊悔,以“痛改前非”的态度瞒骗无数善良乐意饶恕的受害者以及教会牧者,然而他多次在悔罪后几小时内再度干案。.......
自从本站刊载其行为后,接获一些网友的回应,指其行为令人发指。今向关心此事的网友公布最新消息——
朱俊钦已于31-8-2012凌晨五点多在医院去世,当天晚上其家人为他举行追思会,隔天就出殡火葬。他在两年前开始洗肾,半年前很频密的进出医院。
神是轻慢不得的,神长久忍耐宽容,给人悔改的机会,但神的公义依然彰显,当人将神的宽容视为犯罪的机会,就大大得罪神,以致当神的审判临到,将是非常可怕的。
盼望跟随神的人在享受神的慈爱之余,也竭力追求圣洁公义,因为神是圣洁的,祂必不以有罪的为无罪。

 

朱俊钦Richard,82年毕业于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宽柔中学。

(本站转载这消息的目的:

1.公开其罪行,好让大家提高警惕,避免受害

2.表明立场:

1)对于犯错的人给予宽容与爱心的劝勉无可厚非,但对于没有真心悔改者必须将之绳之以法,而非盲目的包容与接纳,最终引狼入室,残害更多无辜。对犯人的宽容带来受害者一生的阴影与伤害,则是对受害者的残忍。

2)教会是个讲爱心的地方,但也是个讲纪律和公义之地。爱心与公义都应该建立在真理的基础上,脱离了真理的基础不是真的爱心与公义。

3)本站同工认识朱,也认识多位受害者,以下内容确实。既见朱夫妇如此不可理喻,只有劝请各教会领袖当机立断,作出明智的行动。

 

以下是转载自马来西亚星洲日报2010年4月2日关于朱俊钦的新闻——

         

 

 

以下是转载自马来西亚南洋商报2010年3月22日关于朱俊钦的新闻——

 

 

(本站回应:许多吸毒者都能靠神远离毒瘾,重新作人,故若朱是真心悔改,不可能失败,神的力量大过一切。朱俊钦没有真诚悔改,才会屡次犯错。)

 

 

(本站回应:从他观赏色情影片就很确定他没有真心远离这罪,一个已经犯了这么多次同样错误的人,应该知道自己的弱点,并极力远离引诱试探,但他仍容让自己陷得更深。其妻子没有帮助他走出错误,反而陪同他一起欣赏色情影片,更容让孩子一同观看;同时没有保护自己的女儿受禽兽般的父亲多次非礼,如此身为人母,叫人无语问苍天!)

 

 

本站回应:他常以弱者姿态博取同情与谅解,(例如:家庭背景/病痛等,别忘了,有许多家庭背景堪怜的人和身负重病的人都可以发奋图强,成就了比一般人更伟大的工作,活得比一般人更精彩。)难道每个家庭背景不良的人或身上有病的人就有犯罪伤害别人的权利?受害者一生的阴影由谁弥补?难道这样的人就有权利要求大家无止境的同情与宽恕?上帝的饶恕是对真心悔改的人,十字架上的强盗一个得救一个灭亡,因为一个悔改,一个没有。)

 

 

(本站回应:犯罪者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勿太轻易将责任归到心理问题。许多心理学上的名词很多时候只是推卸责任。即使朱俊钦有心理问题,他容许自己继续堕落而不去治疗,已经足以证明他没有诚意解决问题,享受罪中之乐,继续残害无知少女。)

恳请网友将这篇内容尽可能转寄给更多人。

各位朋友,如果你是马来西亚人,绝对不能不留意这个人!

朱俊钦Richard,82年毕业于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宽柔中学。他假借基督徒的身份进入教会,又从事补习与辅导工作,借工作之便亲近女学生,伺机非礼及性侵。很多受害者因为羞于举报,让他得以逍遥法外,到处肇事二十多年。近来回到新山,在Bukit Indah自己家中从事补习工作。去年又有两名年仅12岁和17岁的少女受害!

20多年来,有好多人受害。他们所受的伤害是很深远的,有人因此婚姻失败,留下黑暗的阴影!

可怕的是,他现在仍旧是一位补习老师,而他太太则因为“爱”维护他 的恶行。她完全无法离开她的丈夫,甚至成为帮凶!可怕!

这个人太厉害,他懂得用最感人的话来告诉你他如何悔改。万一你不相信他,他就会认为你没有爱心。他亲笔写的悔过信,那是二十年前的一封信。你会相信他的痛悔,但事实上他的演技100分。已经太多人受害了,目前所知只是冰山一角。二十年了,他实在没有改过,而且根本没有停止性侵犯。还有一件事很重要,大家必须留意,他可以在认错的同时,已在计划下一个的目标人物,并且在24小时后行动。这个人是高度危险的人物,而他的目标是教会的人。因为只有教会的人会以爱心包容他的过失。他只需要以泪洗脸,很多人都会因为错误的爱心与饶恕原谅他。记得,我们不是在帮助他,我们是在纵容他,并叫更多人受害。请放上你的Facebook头条,救救其他人。

我们所说的都是事实,不是毁谤!我们有如云彩般的见证人,可以指证他的罪行。我们不能再容忍他和他太太的行为!我们如果再安静不做事,接下去受伤的人也是我们的责任。

请帮助我们把这封信传给全世界的朋友!特别是住在马来西亚柔佛新山一带,Bukit Indah的朋友。

以下是各报章关于他的部分新闻:

Simon Lim:有没有人可以帮助我们,把这个消息带到Bukit Indah的学校去。大家必须留意,他们夫妇俩到现在还在教补习,而且他的太太可怕到不停止地支持他。今天我和她通电话,请她不要再教补习,也不要让朱俊钦教,那是一种可怕的危险。但她反咬我们破坏她的家庭,并毁坏他们的生活。我反问她,那些受害的人怎么办?是谁破坏了他们的生命?我遇到一位受害者的朋友,他表示受害者离婚了,原因是过去的阴影,影响了她的性生活,最后无法度过,最终离婚了。目前,我手上还有一些严重的个案,为了当事人起见,无法都告诉大家。但请快快传给你所认识的人,用现代的工具,做善事!传下去吧!让全新山,甚至全马知道这件事!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03230?tid=1

教师被控与女生口交 · 不认罪5000令吉保外

(柔佛·新山)一名45岁的国中辅导老师因涉嫌与一名女中学生进行口交,今日(周五,2月20日)在新山地方法庭被控。

被告周忠庆(译音,后证实其姓名为朱俊钦),来自新山武吉英达花园,已婚,育有2名孩子,他在新山一所国中任职辅导老师。

控状指他于2008年8月10日上午11时32分至次日上午7时36分之间,在新山士古来东方花园一家酒店的916号客房内,与当时17岁又8个月大的华裔少女,进行违反自然的口交性行为,触犯刑事法典377B条文。

在上述违反自然性行为条文下被判罪成者,最高将面对20年监禁,并可另加鞭刑。

被告否认有罪,本案主控诺拉兹查助理检察司献议让被告以1万5000令吉保释外出。

被告向法庭提出降低保释金要求时指出,他是一名糖尿病患者,每天注射胰岛素,育有2名年幼孩子,尚有父母须奉养,经济负担沉重,希望法庭能降低上述巨额保释金。

法官莫哈末弗兹莫哈末那兹因此批准被告的要求,允许被告以5000令吉保释外出候审。

女生向警方举报

据了解,被告与案中受害者为师生关系,女学生就读国中中五,她在向警方举报后,被告于2月15日遭警方逮捕。

被告妻子答应为被告作保释,至中午12时为止,基于被告妻子还在筹集5000令吉保释金,被告还在等候保释中。

案件定于今年5月25日审讯。

星洲日报 · 2009.02.20

 

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09-03-14&sec=malaysia&art=0314mb90.txt

本报举报获回响
家长:后悔3年前没行动
辅导老师多我女红丸

独家报导:陈志顺
(老港13日讯)波德申一名华裔家长,后悔三年前没采取法律行动,对付一位曾以欺骗及威胁行径,强夺女儿红丸的披狼皮华裔辅导老师。

上述邓姓家长(姑隐其名)今天告诉本报,他日前阅读《中国报》有关发生在柔佛州的“辅导老师迫女生口交案”新闻后,过程与三年前发生在女儿身上相同,怀疑该名辅导老师与性侵犯其女儿者是同一人。

邓先生以悲愤的心情,细述当年起女儿受骗性侵犯经过:

“我是波德申一位娱乐界营业者,大约5年前,结识一名由柔佛搬迁至波德申芙波路2英里金山花园(Taman Pantai Emas)租屋居住的朱姓男子,因为我们两人都爱唱卡拉OK,志同道合,不久后成为知交老友,互相往来。

久而久之,朱氏和妻儿也常到我家拜访,并与我的家庭成员相当熟悉。

2006年底,我的长女中六毕业后,准备来年进入大学深造而赋闲在家,一天,朱姓男子趁其妻儿回娘家时,藉词与我长女讨论选修大学科目课程约她到其住家。

谁知女儿进入他住家时,朱氏原形毕露,立刻把门关住,取出一支相信是注射胰岛的针筒指向女儿要胁她脱光衣服,而饱受他蹂躏。

赔偿兼登报道歉

“女儿受凌辱当天回家后,不敢把真相告诉我,深怕我对她责骂,她将受辱经过向我次女哭诉,然后次女转告我妻子,妻子知悉后,在无奈之下方转告我。”

他说,当时他难以控制自己的愤怒情绪,驱车直往朱氏住家找他算账,并准备据情报警备案,控诉他的兽行。但当他抵达朱氏家门时,他已不知去向。

“当晚,我致电朱氏一名知交音乐老师乔先生,并将所发生事件告诉他,叫他尽快联络朱氏解决其所犯严重错误。在乔先生斡旋与朱氏哀求之下,他们恳求我原谅对方,并做出适当赔偿(1万令吉)及刊登报章道歉。”

他说,由于大女儿名誉及学业前途,深恐报案上庭后,女儿必曝光于法庭,这对她在精神上的打击肯定难以忍受,在无选择下,他和妻子接受乔氏的建议方案。

波德申读者纷询问

《中国报》日前刊登“辅导老师迫女生口交案”新闻,引起波德申一些读者关注,纷纷致电本报记者,询问该名辅导老师是否姓朱。

记者立刻致电处理该案的柔佛州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曾亚英特别助理吴祝光询问,后经吴氏探悉所得,该名被控的辅导老师,其华文姓名确实与朱姓男子相同。

3年前,朱姓男子也曾涉及类似上述事件,虽未被提控,但这位道貌岸然而被人称“朱老师”的他,在地方上已身败名裂,难以立足,不久即搬离波德申。

3名与朱姓男子当年在波德申歌唱界相识的好友罗艾文、李亚水及王少华对本报说,他们对邓先生当年女儿的遭遇,深表同情。

此外,邓先生说,他今日旧事重提,并非博取同情或其他目的,最重要是提醒社会大众,尤其有女初长成的家长,留意上述该名斯文败类,勿让对方继续横行。

师母发现第二受害者

报导:黄春梅

“辅导老师迫学生口交案”,“师母”(朱太太)阅报以后发现还有“遗珠”,带着丈夫摸上第二名受害者住家“兴师问罪”,更疑处心积虑录下双方谈话,以助丈夫摆脱嫌疑!

目前深怕被父母责骂的第二名受害者,还没报警,但随着本报报导后,案中老师的妻子在前午拖着获保在外的老公,到第二受害人的住处“兴师问罪”。

当天放学后步行回家的受害人,是在家门外发现两人,要她上车,但受害人不肯,径自跑回屋里。

“师母”见状即跑到受害人住家前高喊她的名字,受害人担心引起邻居注意,出来谈几句。

师母于是连珠炮似的质问受害人,是不是像第一名受害者一样主动搭上其老公,受害人见师母手上拿着手机,担心她录下谈话作为洗脱嫌疑的证据,所以由始至终保持沉默。

师母也质问她为何要找曾亚英投诉,但受害人始终三缄其口,最后在离开前警告她勿插手此事。

现年45岁的华裔辅导老师是于上个月21日被控强迫17岁的女学生为他口交,控状指他在去年8月10日早上约11时32分及次日早上7时36分,在士古来一间酒店,强迫一名17岁女学生为他口交。

后来曾亚英深入调查此案,才发现受害人不只一人,也可能在两人以上,所以希望其他人挺身而出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