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之声网站最新公告信息

strm588 蝗灾(出10:12-20 )

出埃及记 活水之声录音室 512℃ 0评论

版权所有2(网页)

由于特别因素,本节目声档将于稍后登载,敬请原谅!

www.livingwaterstudio.net
节目主持:林丽雯
strm588  蝗灾(出10:12-20 )

平安!我是丽雯,感恩再次透过网路跟您交流。摩西与法老的交涉,一个回合接一个回合,越来越激烈,越来越艰难,以色列人想离开埃及得自由,看似一点希望也没有,神真的能办到吗?当事人摩西在执行神的命令时,最能深刻经历这种信心的考验,而以色列人在等候事情的进展时,一波又一波的争战上演着,以色列人的信心也备受考验。真不容易啊!一个忠心事奉神的人,常常面对的是里外夹攻的压力,若不是定睛在神身上,若不是坚定依靠神相信神的应许必要成就,没有一个人可以继续向前迈进。使命虽然艰辛,但神是信实的,祂的应许没有落空。让我们继续来看看蝗虫之灾的进展。先把经文读一遍,出埃及记10:12-20。

『12  耶和华对摩西说:你向埃及地伸杖,使蝗虫到埃及地上来,吃地上一切的菜蔬,就是冰雹所剩的。
13  摩西就向埃及地伸杖,那一昼一夜,耶和华使东风刮在埃及地上;到了早晨,东风把蝗虫刮了来。
14  蝗虫上来,落在埃及的四境,甚是厉害;以前没有这样的,以后也必没有。
15  因为这蝗虫遮满地面,甚至地都黑暗了,又吃地上一切的菜蔬和冰雹所剩树上的果子。埃及遍地,无论是树木,是田间的菜蔬,连一点青的也没有留下。
16  于是法老急忙召了摩西、亚伦来,说:我得罪耶和华─你们的神,又得罪了你们。
17  现在求你,只这一次,饶恕我的罪,求耶和华─你们的神使我脱离这一次的死亡。
18  摩西就离开法老去求耶和华。
19  耶和华转了极大的西风,把蝗虫刮起,吹入红海;在埃及的四境连一个也没有留下。
20  但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不容以色列人去。』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上一集谈到,法老找摩西谈判,只容许以色列男丁离开埃及去旷野祭祀耶和华,留下妇女孩子牲畜作为人质,摩西一步也不妥协,要全部带走,于是谈判破裂,摩西和亚伦被撵出去。

事情既然发展至此,便不用再说什么了,神命令摩西向全地伸杖,蝗灾立刻临到,第二天东风一吹,带来遍地蝗虫。它们成群结队而来,遮瞒地面,吃光地上一切的菜蔬,和冰雹所剩树上的果子。埃及遍地,无论是树木,田间的菜蔬,连一点青的也没有留下。这一场灾害使法老急忙召了摩西、亚伦来,承认自己得罪耶和华他们的神,又得罪了他们。摩西离开法老,求耶和华命令蝗虫离去。不久,一阵强烈的西风吹来,把蝗虫吹向红海(实际上是芦苇海,待下文详解),连一只蝗虫也没有留在埃及。但是,法老又一次反悔,不容以色列人离去。在下一个灾难来之前,神使法老的心刚硬(请参考本节目strm564有关“神使法老的心刚硬”详解),为要多行神迹,并要摩西将神向埃及人所施的大能作为,传于子子孙孙。

在近东一带,蝗虫之灾严重,它们飞到的时候,有如乌云压境,密密麻麻的一大堆,使天地昏暗,它们迅速吃掉一切可吃的东西,造成饥荒和毁坏荒凉。

根据资料,1889年有一大群蝗虫,横过红海一带,遮蔽了二千平方里。1881年在塞浦路斯毁灭了蝗虫卵一千三百吨。1865年,一群蝗虫入侵约帕,蝗虫群队有好几英寸厚度,连绵数里,在一千两百哩外的海上也能看见。蝗灾,确实可怕!

让我们现在来仔细看看经文。

V12-13:“……伸杖…….东风”

神吩咐摩西向埃及地伸出神的杖,使蝗虫到埃及地上来,于是摩西伸出手中的杖,结果一昼一夜,神使用东风刮在埃及地上,到了早晨,蝗虫被东风带到埃及。按照地理位置,埃及东面是西乃和阿拉伯,蝗虫在那些地区很容易成长,所以神藉着自然界的自然现象行使祂的作为,使少有蝗虫的埃及,也因为东风的缘故而遭殃,蝗虫成了神审判的工具。东风将蝗虫从阿拉伯草原吹来,最后西风又将它吹入海中(V19),过红海是神使用风浪行了神迹,新约时代耶稣平静风浪……日后,“风”即是神的使者这个意念大概由此产生。

V14-15:“……甚是厉害,以前没有这样的,以后也必没有……地都黑暗了……连一点青的也没有留下。”

第14节描述这场蝗虫之灾空前绝后,从前没有这样,后来也没有,并且因为蝗虫遍满地面,使得地都黑暗了。还记得在蛙灾的时候,青蛙也遍满地面。蝗虫吃尽了菜蔬、果子,连一点青的也没有留下。

“黑暗”旧约共出现十八次,有十七次是在诗歌体经文中,本节是散文经文的唯一出处。埃及地因为蝗虫之灾,甚至连地都黑暗了。在其他地方,这个字的用法都是指惩罚或咒诅。(伯3:9,18:6,诗105:28,赛5:30,13:10,耶13:16,结30:18,摩5:8,8:9,弥3:6)。

“青的”旧约出现八次,指树上或田间的蔬菜青绿部分,可供人兽作为食物。

V16-17:“我得罪耶和华……又得罪了你们……只这只一次……使我脱离这一次的死亡”

于是,法老召了摩西、亚伦来,承认自己得罪了神,似乎他已经认识了神的大能,也承认得罪了摩西和亚伦,因为他出言恫吓(V10)。如同前次冰雹之灾一样,法老再度承认有罪,这次他更求神饶恕他的罪,使他脱离死亡。他已经感受到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他的头上。

“只这一次”,及“使我脱离这一次的死亡”,法老一再使用“这一次”,表明他也知道由于自己一再刚硬着心,获饶恕的机会不大了,死亡的阴影已经在他的眼前了。他体会到情况的危急,增加了不祥的预感,他感觉下一次应该就没有机会被赦免了。如果法老持续这样的想法,而接受摩西的条件,让以色列人离去,大概一切都好办,可惜,他的认罪只是昙花一现。
©©您正在浏览的内容出自活水之声录音室www.livingwaterstudio.net神祝福您!©©

V18-19:“…去求耶和华……西风…..红海……..连一个也没有留下”

摩西虽然知道法老出尔反尔,但是依然为他祈求,神也垂听了祷告,转了极大的西风,把蝗虫刮起,吹入红海,奇妙的是,本来蝗虫多到使地都变黑暗了,如今却“连一个也没有留下”,这是极端的对比。只有神的作为才会有如此彻底的改变,绝非自然形成。

“西风”原文是海风,在以色列说“海”是地中海,是在西面,故通常译为“西”,因为以色列人是把它当做西面,正如把犹大赤干地当做南面一样。无论如何,实际上就是神使用海风,与从沙漠来的东风相反的方向,把蝗虫吹走。

“吹入红海”,其实原文是吹入芦苇海,而不是红海。为这原因,现代中文译本将它翻译为“苏伊士湾”。比较接近事实的,可能是指苏伊士湾到地中海之间的一些湖泊沼泽。因为原文的“海”也可翻译为“湖”。因为风向的反吹,就算蝗虫不被吹下海,也已经进入了沙漠地带,因此埃及的四境连一个蝗虫也没有留下了。

V20:“法老的心刚硬”

神听了摩西的祷告,将蝗虫用西风吹入海中,但是神使法老的心刚硬,不容以色列人离去。这是上帝严厉的刑罚,法老已经无法回转了。因为法老表面上认罪,要求使他脱离这一次的死亡,却没有提到是否答应放以色列人离开埃及,他只是害怕死亡,并没有真正同意接纳神藉着摩西传达的信息。既然如此,神这时候使用了冥顽不灵的法老,在下一个灾害来临以前,使他的心刚硬,好成就神的计划——让以色列人世世代代都认识神的大能,也让埃及人认识神的大能。

关于出埃及记中的红海,有很多讨论之处。本章提到蝗虫被吹入红海,往后的经文,我们还可以看到以色列人离开埃及时,渡过红海逃避追兵。

红海到底所指的是什么地方?

以色列人出埃及以后,过了红海才进入西乃半岛。到底红海是指哪里?回教人士至今仍认定是红海右臂的亚卡巴湾,但这与地理位置的实质不符。基督徒在传统上认为是红海左臂的苏伊士湾的尖端。但地理学家告诉我们,自有人类历史以来,红海的双臂湾在地形上都没有大变动过,而苏伊士湾的深度极高,海岸陡峭,就算海水被吹开,人和牲畜也不容易上下这个深谷。更重要的是,原文希伯来文所指的是“芦苇湖”或“芦苇海”。

以下引述丁道尔对此问题的看法:

以色列渡过红海的确实地点,在神学上也是没有直接的重要性。然而,这件事在历史和地理上,依然有一定的重要性。况且我们既然相信渡过红海是历史事实,纵使知道一切的尝试都没可能确定,起码也当尽力为之。从经文所记众多的地名(如:出十四1、2),可以看出摩西时代的希伯来人,显然都晓得这事在哪里发生。然而后世的希伯来人却不一定知道:肯定的一点是,他们没有确实的传统说法。

首先,“红海”一名很易引起误解(这名源自旧约的希腊文译本)。若以为它指今日的“红海”,即阿拉伯半岛和非洲之间的主要水面,我们便是误会了。甚至想像它是较狭窄的苏伊士湾(Gulf of Suez),也可能失当。希伯来文 yam su^ph一词,翻作“芦海”比较准确(甚或可以仿照海厄特的做法,翻为“纸草泽”,papyrus marsh)。这可能是某个地方的名称,也可能不过泛指所有长满了芦荻的浅水,正如我们今日也把一些地方称为“红树林沼泽”一样。原文的意思若是后者,要鉴定地点就变得绝不可能。苏伊士湾以北,地中海和海湾之间,沿着今日苏伊士运河河道一带,有一连串浅水的沼泽,这些沼泽都符合这个广泛的称号。千百年来,这些沼泽的规模和范围虽或稍有不同,苏伊士湾的海岸线在信史时代却没有什么重大的改变。认为经文所指的是苏伊士湾北部延伸出来,久已不复存在之沼泽区域的看法,我们可以摒弃。今日可行的途径,和摩西时代应该大致相同;因此我们可以基于这个地区今日的地理环境,来研究目前的问题。

与加拉太书受信人的地点一样,学者也分为“南部”、“北部”两个阵营。持守“北部”理论的学者,相信以色列人渡过门札莱湖(Lake Menzaleh,是个位于地中海边的咸水湖)南端,或是这湖延伸出来的沼泽地带。就经文证据而言,这看法肯定是有可能的。“北部”观点的一个极端例子,认为以色列沿东面一条狭长的陆地行进;这陆地是个沙堤,位于西尔博尼斯湖(Lake Sirbonis,也是个半咸水湖)和地中海之间。根据这看法,他们必然在某处地方改道,朝东南方跨越湖的一角;但它似乎没有头一个看法可靠。另一方面,“南部”理论(其实应当称为“中部”理论)则认为渡海地点是在南面二十英哩,巴拉湖南端(Lake Balah)或廷萨湖北端(Lake Timsah),或是当时其中一个湖延伸出来的沼泽地带。从以色列人日后的行程来看,渡海之处似乎不太可能有苦湖(Bitter Lakes)这么南。基于同样的原因,苏伊士湾更几乎绝无可能──虽然(故事强调的)风和潮水,在海湾北端应该是更为有力的因素。经文之中并没有提供决定性的证据,因为作者虽然熟识其中地名,我们已无法确定。然而神特意不领以色列走“非利士地的道路”(出十三17),却似乎排除了西尔博尼斯湖的可能性。甚至门札莱湖的论点,也受到质疑。出埃及记这话所指的应该是行军常用的干线,这两条路都太接近这干线了。最具关键性的,是比哈希录、密夺、巴力洗分(出十四2)三镇的确实地点。不论圣经地图说得多有把握,今日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些城镇的所在。再者,“在地中绕迷了”(出十四3)的意思也关系重大。法老是说他们不过困在海和追兵之间,走投无路,但仍朝着逃离埃及的正确方向而行;还是说(如部分解经家所言)以色列完全迷失,连方向也走错了呢?这问题最重要的一点,是以色列若是迷路,我们也不能幸免。如果他们不是朝着所说的目标推进,我们根本就无从猜测他们所走的可能会是哪条路。然而我们可以假设他们并没有迷路(因为摩西熟识旷野),而是困在战车和大海之间。

值得考虑的,可能还有一个因素。西乃山若果是在西奈半岛北部,加低斯.巴尼亚附近(如:哈拉尔山 ),从北面渡海肯定较为可取;因为如此以色列人便能在“三天的路程”之内到达目的地(出三18)。但是依从了这个观点,有关他们沿途经过各“站”的圣经记载(如出十五22、23,十六1)就变得毫无意义。西乃山无论是在亚喀巴湾(Gulf of Aqaba)的东面还是西面,都似乎必定要在南部。但无论如何,从“中部”渡海虽然没有西尔博尼斯湖那条路这么容易,这么明显,仍然可以到达哈拉尔山。“中部”理论自然不可能为潮水提供任何解释。如果苏伊士湾的地点是可以接纳的话,潮水是个重要的因素;但潮水对于北部的两个咸水湖来说,都无关紧要。然而出埃及记十四章27节等经文是否就指海潮,却完全无法确定(和合本也没有译成“潮”字)。这句话可能不过是说咸水湖的湖水再次淹没原来的湖床,记载特别提到的,只是耶和华藉“大东风”吹干湖床(出十四21)。但不论是哪个地方,这句话依然有效。要绝对肯定渡过红海的地点当然不可能,但权衡证据,还是将之放在地峡的中央部分最为合理。

有关出埃及记的灾害,下一集的节目让我们探讨黑暗之灾,今天的学习就停在这儿。我是丽雯,神祝福你!

网页ending1

转载请注明:活水之声 » strm588 蝗灾(出10:12-20 )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4)个小伙伴在吐槽
  1. 一如既往的表示支持!
    mamayi2019-03-21 10:27 回复
    • 谢谢,为我们祷告,让我们可以为主做得更好。
      活水之声录音室2019-03-22 09:09 回复
  2. 隔三差五来一趟,每次都有新气象!
    妈妈易妈妈网2019-03-31 09:46 回复
    • 欢迎常来!
      活水之声录音室2019-04-02 11:2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