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之声网站最新公告信息

g075 云上牧养可以包括举行云上圣餐礼拜吗?

云上牧养可以包括举行云上圣餐礼拜吗?

www.livingwaterstudio.net
g075  云上牧养可以包括举行云上圣餐礼拜吗?
原创:蔡宏强     神学人的沉思

 

摘自:https://mp.weixin.qq.com/s/Ug6L81K1E1nOL37BnVlqxQ?fbclid=IwAR1L_uMtxbdF1zXxHUYo9egGGzOy0HOu0aUrXHC6n-EdfXVzrwDFiat6_6I

引言

目前疫情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控制,根据钟南山院士的估计,在湖北以外的地区其拐点将会在二月中下旬左右出现。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就可以放松警惕,因为还有一部分人是无症状感染者。故此,社会生产将会陆续恢复,而宗教活动场所的开放可能还要等待一段时间。但愿疫情会很快过去,弟兄姊妹们也可以很快回复到正常的教会生活。不过,假设我们还要等待一段较长的时期,那么圣餐问题也许就是当下比较棘手的问题之一了。我们都知道一般的教会每个月至少会有一次的圣餐礼拜。由于圣餐礼是教会的两大圣礼之一,故此是教会特别看重的。在圣餐礼拜前教会的执事会事先准备好无酵饼与葡萄汁,圣职人员祝谢后将饼掰成碎片,交给执事,再由执事分给领餐的弟兄姊妹,分杯也是一样。当然有的教会更严,比如领杯,他们会将葡萄汁倒在一个大杯中,带领者祝谢后直接递给领餐的会众,一人喝一小口。如果将这种模式运用到云上牧养似乎是不现实的。不过,笔者之所以提出两种不同的圣餐模式,是为了指出圣餐礼拜的模式本身就存在着多样性这样一个现实。这种多样性显然是出于不同的教会传统或现实的考量。比如,出于卫生的考量。在一些教会看来,每个人咬一口或喝一小口是很不卫生的,极易传播疾病。故此,虽然仍是一饼一杯,但可以将饼掰成一小片分到信徒手中,也可以将大杯中的葡萄汁倒在小杯里,然后分给众人。在这些教会看来,圣餐礼的重点乃在纪念基督的受难,而不是饼杯的形式。于是,我们的讨论就变得简单了。笔者的意思是,今日我们有关云上牧养是否包括云上圣餐礼拜的话题,只是对于那些接受圣餐的形式是可以改变的教会来说,才是有意义的。

一、是否可以开展云上圣餐礼拜的两种观点

1、有关流堂网上圣餐及其神学根据

流堂教会已于上周六晚在网上崇拜时段进行了网上圣餐礼拜。那么什么是网上圣餐呢?简单来说,就是信徒在家中自备圣餐用的饼与杯,在网上一起遵行主耶稣的教导纪念主。有关饼与杯的材质,流堂对其信众也有具体的指引。有关饼,他们建议除了无酵饼,也可以预备梳打饼或淡味的饼干;有关杯,除了葡萄汁,也可以是市面上一般无气提子汁或任何纸包装提子汁;有关盛饼的盘子,他们建议,为方便圣餐的进行,可以预备一只碟子,先将饼放在其上,待圣餐时使用;有关瓶,可以预先将葡萄汁倒入瓶内,方便稍后领杯时斟出;有关圣餐杯,可以自备一只大约能容纳三十毫升葡萄汁的圣餐杯;有关圣餐礼的流程,他们设计了三步,
第一,崇拜前将预备好的“饼”和“杯”放在身旁;
第二,圣餐环节时按照施餐牧师的指示,同步吃饼及杯;
第三,领餐后,在网上留言回应礼文“感谢我主上帝厚恩”来回应。

那么他们的神学根据是什么呢?简单来说有四个方面。第一,他们认为圣礼是无形恩典的有形记号,故此恩典是无形的,是这个世界的物质无法阻隔的。网上圣餐不是“虚拟圣餐”,而是透过网络联系举行的“真实圣餐”。第二,圣灵超越空间的限制。圣灵亦能透过网络贯乎信徒之间,作为圣餐中联系众人的核心,让圣餐成为真实的圣餐。第三,记念的重点是信心,而这信心乃是出自领餐者的心灵与诚实,也超乎空间的限制。借着圣灵的工作,任何地方的信心都能实践对耶稣基督的记念。第四,圣餐与群体的联合。圣餐从来不是个人的记念,它是圣徒间的彼此联合,强调信徒与信徒“在一起”。就这点而言,实体圣餐绝对比网上圣餐更能实践“在一起”的概念。不过,如今疫情肆虐,基督徒之间缺乏实体联合的机会。所以,网上圣餐反倒能够体现出信徒之间的契合。

2、教会不能透过网络举行圣餐礼

也有人反对流堂教会的这种做法,兹将反对的观点也简述如下。
第一,网络聚会本来就是时局带来的权宜之计,它不能取代实体聚会,应当作为一种临时的替代。
第二,圣餐是教会的圣礼,是基督亲自设立的,因此如何举行圣餐应当被圣灵所赐下的圣经限制,即“限定性原则”,上帝没有给我们创新的自由。
第三,圣餐从人的角度来说,是一个家庭共同参与的盛宴,是一个彼此能够看到,共同举行的,基督授权的圣礼。圣餐呈现出的乃是一个基督身体“共同”纪念的画面,也促成地上教会里的彼此负责;从物的角度而言,圣餐的一个重要标记就是“分受”饼和杯,以表明参与者属于“同一”身体。我们手里所领的饼和杯,必须具备“分开”的因素,从讲台(代表上帝的道)分授给参与者。从这两个角度来看,“网络圣餐”无法同时满足人的共同性和物的分授(要么分授不同时领,要么同时领,但不分授),故此就有潜在的威胁使得教会的公共圣礼变成了小组或家庭的私人基督徒标记。
第四,当教会不能共同聚集的时候,就没有共同聚集时才会有的道德责任。我们不能判定一间教会因为不能共同聚集而没有领圣餐是在犯罪。但如果一间教会在以不符合圣经的方式举行圣餐的话,就是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
第五,从教会纪律与成员制的角度而言,圣餐是教会确认一个人基督徒身份和教会作为身体得到彰显的仪式。当“圣餐”下沉到家庭乃至小组时,确认谁可以或者不可以领圣餐的篱笆由谁来捍卫呢?

3、对两种观点的评估

首先,流堂教会认为圣餐是不可见恩典的可见形式,故此圣餐是不受物质及空间的影响的。网络圣餐不是最好的圣餐方式,但网络圣餐也是真实的圣餐,因为信徒们仍可以透过网络直播跟随教会的指引,透过设置好的程序领受真实的圣餐。
其次,他们相信圣灵的大能足以克服因空间而带来的阻碍,虽然在镜头面前人们只能看到网络中的对方,但圣灵仍能贯乎其中,将我们联结在一起。
第三,他们相信纪念的重点乃是信心,而信心本身也具备超越空间的特征,再加上其中有圣灵的工作,故此领受者虽在不同地方,其信心若是真实的,则仍能生发属灵的果效。流堂教会之所以赞成网络圣餐,主要是由于他们相信无论是上帝的恩典、圣灵的大能还是领受者的信心都具备超越空间的特质,从而使网络圣餐也能成为真实的圣餐。

持反对意见者,其反对的观点也主要有三,
第一根据“限定性原则”,上帝并未允许我们可以用创新的方式来举行圣餐礼;
第二,网络圣餐无法使人有共在的画面,也不能使人有分授的经验,故此不仅无法使人践行“在一起”的概念,甚至还有分裂教会的潜在威胁。
第三,网络圣餐使教会无法实施神圣的纪律,因为无法确认谁可以或不可以领圣餐。可见,反对者主要担心这样的方式将引发教会的混乱,乃至分裂。流堂教会是以信心来确认网络圣餐的可行性,而反对者认为网络圣餐不仅无法达到它预期的效果,反而还会引发意想不到的混乱。双方争论的焦点并不在对圣餐本身出现了不同的理解,而是在这种特殊的方式,即网络圣餐,是否能够真实地践行“在一起”的概念,是否能够真正地促进教会的合一。流堂教会认为虽然网络圣餐不如实体圣餐,但它仍是真实的,其共在性画面的薄弱感是可以因着圣灵的工作而被克服的,而反对者却认为网络圣餐完全无法呈现信徒相聚的共在性画面,并因此而使他们无法彼此负责。反对者认为在网络环境下,信徒们并不具备因共在而真实地相互影响的氛围。笔者认同这种担忧,但同时认为网络环境只是削弱了这种共在的画面,却没有使它消失。至于网络圣餐所涉及的教会管理层面的问题,笔者也认为需要引起注意,同时认为这个问题还没有到无法解决的地步。

二、笔者的理解与建议

笔者认同加尔文对圣礼的界定,认为圣礼是上帝所设立的不可见恩典的可见印记。圣礼既是上帝所赐的礼物,同时也需要人们凭着信心去领受。在这个过程中,圣礼的主要因素有五,第一是上帝的恩典,第二是印记本身,第三是人的信心,第四是圣灵的大能,第五是领受的程序。这五个因素缺一不可。在网络圣餐中,上帝的恩典不会改变,印记本身,也就是饼和杯,完全可以自行预备,人的信心可以不变,圣灵的工作也不会受到影响,唯一有争议的乃是领受的程序。由于网络圣餐仍是由教会中的圣职人员主持,故此剩下来的就只有“分授”与“领受”的问题了。也就是说,在实体圣餐中,圣餐是由圣职人员分到信徒手中的,但在网络圣餐中,则不可能有这个步骤;另外,在实体圣餐中,信徒们在圣餐桌旁同声祷告,一同纪念,也一同领受,但在网络圣餐中,领受者很难有和他人一同领受的画面感,并且也没有教会的执事来甄别及监督他们的领受。

对此,笔者的建议如下。笔者认为圣餐不仅是纪念基督的圣礼,也是促进地方性教会的信徒们相交与合一的圣礼,故此,如果要举行网络圣餐,那么网络圣餐与网络讲道必须区别对待,后者可以向所有人开放,而前者应当只向本会中的信徒开放。其次,如果要举行网络圣餐,那么在举行圣餐前一段时间,也许是提前一两个礼拜,教会的牧者应当透过网络或电话对信徒进行探访,了解他们近期的情况,然后根据他们的情况给出恰当的建议。如果有不适合领餐的情况要及时告知,如果有其他教会的信徒要领餐,则更当及时了解与沟通,再作出是否准其领餐的决定。另外,为了保证在领餐的过程中不会出现混乱,本会的牧者应当将领餐的具体程序耐心地与信徒沟通,使他们能跟得上教会的思路。最后,由于网络圣餐是针对本会会众,故此,教会牧者在了解了每位信徒的情况后,可以将网络密钥只分给那些适合领本次圣餐的信徒。

网页ending2

转载请注明:活水之声 » g075 云上牧养可以包括举行云上圣餐礼拜吗?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